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谁寄的麋鹿角》ABO小车已发超链已上一发完

 @ 

*RR贱x荷兰虫

*NC17

*ABO设定,瞎几把写,有私设

*人物极度!OOC!OOC!警示!

*内有一个穿情#趣内衣的虫,本来是个圣诞节的文,结果我写的太慢了……

*@阿瓜大虾太太提供的梗

*一个写来就是为了肉,所以逻辑已死的文

《谁寄的麋鹿角》

作为复联里难得的omega,彼得帕克在他性别分化的那天收到了所有人的礼物。

“祝贺你,睡衣男孩。”

托尼史塔克把礼物放在彼得的旁边。

“谢谢,史塔克先生。”

他伸出手向托尼要了一个抱抱。托尼看了看四周的人,嘴上说着“不要要求这么多”,却还是给了他一个拥抱。

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都把礼物放在了他的旁边。

托尼一直在担心他的性别分化问题,不是关于alpha,beta还是omega,而是彼得的分化来的有些晚。

彼得帕克已经成年了,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来看,他早就应该性别分化并进入第一次发情期,但是自从他被蜘蛛咬过并获得能力之后,他的分化迟迟未来。如果再推迟下去,托尼也说不准这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但好在现在彼得成功分化成为了一个omega,唯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他的发情期了。

托尼要求他住在复仇者大厦里,直到他度过第一次发.情期为止,并向他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抑制剂和最好的条件来确保他的安全。

“可是,梅……”

彼得有些担心他亲爱的梅,当然他的梅也是如此的担心着他。

“我会去和她解释,这个你不用担心。”

托尼有一打现成的谎话来骗过梅,但是他并不打算这么做。他没有资格隐瞒,必须得告诉她真相,不是关于彼得的蜘蛛侠身份,而是性别。她的大男孩性别分化了,并且成为了一个omega,彼得值得她为之骄傲。托尼相信梅也会同意他的做法的,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关心着彼得。

第一次总是未知,好奇而又充满畏惧的,彼得曾经从书本和资料上了解到了发.情期,现在他也从那些托尼发给他的视频资料上学习到了发.情期应该采取的措施(别想太多,科学的,严谨的,充满学术性的视频而已)。他害怕那种不受控的感觉,却又似乎充满了期待。

彼得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是他还不想说出来。这是个秘密,或许并不那么的隐私,或许许多人都知道,或许只有那一个人不知道。

他一边拆着礼物一边想到。

直到一件充斥着死侍味道的礼物出现在他的面前。

彼得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他抱着这个大盒子盘腿坐在床上,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性别未分化前,彼得的嗅觉并没有那么的敏锐,他对于alpha还是omega的信息素仅限于辨别他们的性别,但是死侍的味道却是特殊的,像是冷兵器和着血腥的味道,他知道,那一贯是死侍的风格。死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alpha,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他一直都是。现在,死侍那点微不足道的信息素黏着在盒子上,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一样的钻进彼得的鼻子里,激的彼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细小而又酥麻的感觉从鼻腔顺着攀上大脑,然后又从大脑向着四肢冲刺般的飞奔过去。彼得看着自己的手掌微微收了收手指,陌生的失控感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彼得把手放在礼物盒上,像个第一次收到心仪对象礼物的小孩子一样紧张。

哦我们蜘蛛男孩的秘密被说了出来,虽然这真的不算是一个什么秘密。

真的?我还以为全纽约都知道了呢。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午夜里抱着蜘蛛侠的腰从纽约上空荡过的,不是吗?

彼得小心翼翼的掀开了盒子,里面的东西让他觉得有些困扰。这是什么?一只麋鹿角?还有……内裤?和一条尾巴?哦上帝啊!

彼得“砰”的一声把盒子狠狠的按进了被子里,然后朝着四周看了看,并且对着墙角的小红灯努了努嘴,小红灯闪了两下就灭掉了。

他的脸有一点红,当然不仅是因为死侍的那点信息素,还有这个盒子里的东西。一套情..趣内衣?这代表了什么?彼得梳理着他脑子里乱成一团的东西,然后揪住那一点点的线头把它们抽离出来。要知道,在不久之前死侍还拍着他的屁股嘲笑他是个小屁孩。

上帝啊!

彼得撅着屁股把脸扎进了枕头里不停的蹭着脑袋,希望血液流动的时候能给他的大脑带来点新鲜的灵感,让他想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彼得突然把脑袋拔来出来,他从床上猛地蹦到地上,又从地上跳起来吸附到房顶上,蛛丝发射器发射出蛛丝把他挂在房间的正中央,像个快要孵出来的蛹一样。

“彼得,你在屋里吗?”

托尼的生意从门口传来,彼得吓了一挑,他赶紧从“蛹”里面爬了出来,然后把蛛丝团成一团扔到了床底下。

“在……在在在!请进。”

门锁“嘎拉拉”的响起来,彼得用他最快的速度坐回到床上,并且在这一瞬间里完成了抹头发,叠被子,收礼物,把露出来的蛛丝踹进床底更里面的一系列任务。然后,在托尼有些疑惑的目光里露出一个明显很刻意的微笑。

“史塔克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Friday告诉我说你的行为有些反常。”

托尼抽了抽鼻子,然后皱起眉头,这个屋子里怎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

看见托尼的动作,彼得大张着嘴,有些紧张的挥舞着手臂,试图将死侍的信息素驱散开。在托尼看向他的时候,他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把手臂收回来。

“不,没什么。而且,史塔克先生,真的有必要在我的房间里开着监控吗?”

彼得可怜兮兮的指了指墙角又重新亮起的小红灯,耀武扬威的,哦他就知道!

“至少在你的发情期来之前,放心,我不会有兴趣知道你的那点‘小游戏’。”

托尼的意思就是不容商量,彼得耸了耸肩膀。

“好好休息。”

彼得冲着他又伸出了手臂。

“嘿!你不能像个还没断奶的奶狗一样对这个要求的没完没了!”

托尼把手臂抱了起来,皮鞋在地上点了三下,然后换了一个姿势。

“我觉得这可能对我的睡眠有所帮助。”

彼得发誓他绝对不是因为那一次在车上开车门事件而蓄意报复,他只是想要一个抱抱。

……

好吧,他承认,确实是有那么一丁丁点的报复成分,但那可是托尼史塔克的拥抱啊!

托尼翻了一个白眼,却还是弯下腰给了彼得一个拥抱、

“这是最后一次!”

“晚安,史塔克先生!”

毫无威胁力的威胁被彼得扔到了脑后,他偷偷的在托尼的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同样是alpha的味道,可是彼得却没有感受到那股让他失控的感觉。彼得揉了揉鼻子,他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



“抑制剂。”

“抑制剂。”

“气味遮盖剂。”

“气味遮盖剂。”

彼得从博士手里接过这些瓶瓶罐罐还有注射器,拿起来晃了晃,透明的液体从瓶壁上缓缓的流下来,彼得把它们塞进了腰间特质的小包里,他有些不习惯的挪动着包的位置,希望这并不会影响他的攀爬。

“你知道的,照顾好自己。托尼可是一直想要取消你的外出权的。”

博士半开玩笑的说道,托尼对于彼得有些太过于紧张了。彼得确实是个omega,但同时他也是一个超级英雄。博士知道托尼的心结在哪里,那些让他在意的人总是会不经意的就离开他,无关于这个世界上与生俱来的性别,托尼史塔克有一颗足够柔软的心,那是比alpha之于omega所谓的保护欲更加真诚的感情。

“我会的。”

彼得捏紧了自己的面罩,他抿起嘴沉思了一下,然后冲着博士露出一个微笑。

今天的纽约依旧是个犯罪和机遇并存的城市,像是最不起眼的秃顶男人也会从怀里突然掏出一把手枪冲着天空连发三弹,彼得荡着蛛丝从他的身边掠过,手里的枪支稀里哗啦的变成零部件躺在地上,等到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只蚕蛹倒在地上惨叫蠕动。

啊,又是一天的开始。

彼得站在天台上吹着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总是感觉到一股闷热。这并不应该,史塔克先生的设计并不会让他产生这样的感觉。彼得把面罩拉了上去,只露出来的下巴和嘴唇有些红的异常,但这他并不知道,他拉扯着自己的衣领,希望能降下温来。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骚动,彼得把面罩重新拉了下来。他知道,纽约从里都不会给他喘口气的机会,毕竟犯罪分子们可没有休假。

所以说,alpha信息素的存在就是为了彰显他们那无处发泄的.性.欲吗?这是今天第三次彼得把一位随意在公共场合释放信息素的alpha绑着扔到冷水里了。

呼。

他在一间荒废了的公共厕所里对着糊满不明痕迹的镜子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不得不说,那些alpha的信息素太过于刻意,即使是他也有些受到了影响。那些从空气里过渡过来的带着明显交.合暗示的味道让他有些不适,彼得使劲眨了眨眼睛,他把头套从脑袋上拽了下来。脸红的就像是他的制服一样,彼得拧了拧水龙头,几滴可怜巴巴的小水珠搀着黄褐色的凝结物从水管里滚出来,彼得有些嫌弃的晃了晃脑袋。

空气越来越热,这是彼得的第一感觉,然后他觉得自己周围的空间正在无限的缩小,不是以肉眼可见的情况,而是他身边的空气正在被压缩,彼得扼住自己的脖子,他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一股香甜到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的味道从自己的身体里散发出来,陌生的黏腻感淌在他的内裤上。

哦上帝啊,他发.情了。

彼得都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冷静的判断他自己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他应该更什么样一点?恐慌?还是兴奋?彼得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拉开腰间的小包拿出抑制剂。

感谢史塔克先生还有班纳博士,感谢这个世界上有抑制剂的存在,感谢这废弃的厕所,还有感谢……

彼得的感谢还没有想完,他听到了厕所隔间里传来了冲水的声音。

看来这个厕所只是水龙头坏了而已。

不!这才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问题是,这个厕所里竟然有人!

一个alpha。

铁和血的味道。

彼得放下了手腕,他靠在满是尘土的墙上。

“死侍?”

“嘿!小蜘蛛!没想到会从这遇到你!喔喔喔!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小蜘蛛是一个omega!”

死侍从厕所隔间里走了出来,他一边拉着裤链一边抽着鼻子说道。

彼得想要回他一句什么,但是死侍身上的alpha信息素随着他的靠近猛的钻进了彼得身体裸露部位的每一个毛孔,彼得的眼睛突然睁大,舌头像是被钉在了口腔里一样,僵硬的吐不出来一个字。全身如同电流通过一般的颤栗着,彼得吞咽了一下口水,身体向着墙的方向缩去。

“你发.情了?”

死侍皱了一下眉头,即使隔着面罩,他还是能闻到那股甜腻的味道。他停下脚步往后撤了一步。

“Bingo……”

彼得回过神来,冲着死侍露出一个有点难看的笑脸。

如果说今天彼得最应该把谁扔进冷水里洗一洗那满身不加控制的alpha信息素,那么死侍一定会被洗到蜕皮。

老天啊!

彼得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支起来的裤裆,他完全不能想象身后已经混乱成了什么样子。此时此刻,他根本无心去问死侍关于礼物的问题,他想自己也许真的低估了发.情期的威力。

撑着一口气,彼得从包里把针管和抑制剂拿了出来,他把液体吸到注射器里,然后扒着自己的衣领就要往下扎。

-你知道他要扎哪里吗?

-腺体?动脉?或者……What the fuck!我怎么知道!

-你觉得他能扎准吗?

-偏离准星,估计要错。

-帮忙?

-你能忍住吗?

死侍扯了扯自己开始有些发紧的裤裆。

-愿老二保佑我。

“小蜘蛛,我帮你。”

在彼得试图把针头扎进自己的气管之前,死侍制止了他。omega发.情的味道其实并不是那么的浓郁,一部分是被制服阻隔住了,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彼得并没有完全的发.情。他的发情期是受到了alpha信息素的诱导,属于强制发情,在omega自我机能的保护之下,使得彼得还能拥有自我意识。也难怪,如果真的发.情了的话,彼得就不会有意识在这里站在跟死侍说话了。

彼得的手握得很紧,直到死侍不得不多的释放出一点信息素来刺激彼得时,他才把手指松开。

“死侍……”

这个味道就像是被刻进了他的脑子里,连声音都还没有经过处理到达他的大脑,他的嗅觉就已经把这个男人的身份打印成了五百万份放飞在他的脑壳之中。

“当然是我,纽约好伙伴的超级好朋友。”

不容反驳。死侍在心里默默的加上了这句话。

“我觉得我的脑子快要炸了。”

抑制剂被推进了他的体内,随着效用的产生,额外的作用也接踵而至。彼得听见自己的心跳正在被无限的放大,仿佛要敲破他的胸腔跳跃到空气里。这并不是正常的反应。

“你确定这个管用?”

死侍把彼得的衣服又给拽了回去,刚才暴露出的腺体发散的味道足以让一个alpha情.动,而且现在彼得的反应让他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彼得剧烈的喘息起来,他的大脑里就像是有一千万个人在同时敲击着,疼痛让他连呼吸都忘记了,然后每停顿一下,他就更加用力的呼吸着。

“啊!”

彼得抱着头跌坐在地上,周围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彼得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他张大了嘴,声音本应该从嗓子里颤抖着发出来,此时却只剩下他僵直的舌头。恐惧像是藤蔓一样从地上生长起来,顺着他的腿钻进他的制服里。

“小蜘蛛!小蜘蛛!”

死侍不敢去晃动他的身体就只能不停的在他的耳边呼唤他,然而声音已经抵达不到彼得的内心了,他的身体把他封锁了起来,即使这样不会受到伤害,但是一旦这层保护也被破坏掉,彼得就只会受到更深的伤害。死侍尝试着再多的释放一些信息素出来,alpha对于omega来说不止有控制和.性.欲,同时也充斥着保护和爱的欲望,即使这份爱是从更广泛意义上来讲的,但本能驱使他们去保护这些omega。也许alpha的信息素是引起发.情的关键,但同时这也是能够舒缓发.情的办法之一。

彼得在黑暗中感受到了那个他记忆深刻的味道,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束光一样引导着他。

死侍看到彼得的挣扎渐渐慢了下来,他知道这起作用了。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等待彼得自己醒过来。

彼得的脸上有汗水还有刚才挣扎间蹭上的尘土,但那些都不能让这张年轻的脸显得老成,他的额头上甚至还有着一颗刚冒出来不久的青春痘,红彤彤的像是一个不屈的旗帜一样来显示这是一具多么年轻的身体。他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就连嘴唇都红的出奇,上边的死皮不甘心的翘起来,不规则的边缘让死侍知道了其实蜘蛛侠还喜欢在他的面罩后边偷偷咬自己的嘴唇。小男孩,蜘蛛侠就像是一个小男孩一样,一个连发.情期都倔强的小男孩。

死侍知道自己不应该跟个变态似的意淫彼得,但是谁又能保证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在你怀里时还能真的坐怀不乱呢?更何况,小蜘蛛难道不是纽约第一可爱吗!你承认了,我听到了,你承认了!

所以人人都爱小蜘蛛,这其中也包括了死侍。

爱。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爱。

嘘,这可不是现在应该提起的事情。

彼得从痛苦中惊喘着醒过来,他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那里真的已经没有了心脏。抑制剂确实抑制住了发.情,但同时也和使他拥有能力的物质起了冲突,如果不是死侍的味道……死侍?这时,彼得才发现自己正靠在死侍的怀里。

“……谢谢……谢谢你,死侍。”

彼得的舌头打了结,他揉着脑袋丢出这么一句话来。

“帮助纽约好邻居是我的荣幸。”

死侍晃动着脑袋,红黑色在彼得的眼前几乎要融合在一起,他伸出手固定住了死侍的下巴。

一瞬间,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就连信息素都仿佛在空气中静止了一样。

彼得想,这个姿势可有点暧昧了。

恰巧,死侍是一个懂得将一切暧昧扩大化的男人。

在彼得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死侍掀起了自己的面罩,露出伤痕累累的下巴,冲着彼得因为喘息还未完全合上的嘴唇吻去。

冲动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而现在,死侍想,去他妈的罪恶。

死侍捧住彼得的脸加深了这个吻,食指扣在他的耳后,拇指按在他的脸颊上,这个动作让彼得根本无法挣开。死侍的舌头就像是一条充满目的性且攻击力十足的蛇一样冲进他的口腔里,席卷着他口腔里的每一分空间,然后把他的舌头逼得无处躲藏,只能任由其勾住自己跟随着那个节奏。

彼得被他吻得有些发懵,不止是因为肺里空气的流走,他的身体还在被抑制剂支配着,所有的反应都比平时慢了好几倍,就像是现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行为的意义,所以他就这样任由死侍把他吻得快要背过气去。

等到彼得终于意识到他们两个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紧张的咬在了死侍的嘴唇上。

“我是在帮你平复信息素,你刚才的信息素有些不太稳定。”

死侍一本正经的瞎说八道着,并且在彼得质疑的目光中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擦掉了自己嘴唇上反光的口水。彼得挑着眉毛,缓缓地也点了点头。

“来吧,我送你回复仇者大厦。”

显然彼得并不是一个傻瓜,而死侍这个拙劣的谎言简直可以位于他人生最愚蠢的事的第一名。死侍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把彼得从地上拽了起来。

即使是体液没有再分泌,但是刚才的液体也已经打湿了他的内裤,并且干涸在上面。彼得有些别扭的抓抓制服,姿势别扭的向外走去。死侍看着他的动作,又扯了扯自己的裤子。哦这该死的裤裆!怎么就这么紧呢!



第一次发.情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彼得原原本本的和托尼描述了发生过的事情,但是隐瞒掉了关于死侍亲他的这一部分,他还不想看到死侍被托尼追杀的样子。

“对不起,彼得。”

托尼这一次主动的拥抱了他,彼得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过错,更何况那个抑制剂其实挺有效果的,只是副作用有点大而已。

班纳博士再次给彼得做了检查,直到确认没有其他问题之后才放彼得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

这只是第一次发.情,发.情期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史塔克先生并不想再让他用抑制剂,抑制剂对他的身体损伤太大了,远超过普通人的水平。

还有什么办的能解决发情期呢?

结合。

彼得知道,如果不用抑制剂的话,他就需要有一个alpha来暂时标记他。史塔克先生肯定不会这样做,这超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其他人?

他们也做不到,标记一个刚刚经历发.情的他们所熟悉的大男孩。即使是为了帮助彼得,他们也无法真的去这样做。

这对于彼得来说是不公平的。

标记意味着彼得将自己全身心的交给另一个人,这得让他自己决定。

然而彼得已经有了打算。

 

小车小车滴滴滴滴

 

END

评论(29)
热度(5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