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彼得与海与韦德》一辆魔幻的海盗AU小车【超链已上】

*RR贱x一只强行成年的荷兰虫

*NC17

*一个海盗AU,有情节参考加勒比海盗(说实话真的好想吃船铁)

*故事写的太魔幻了,主要是因为脑洞又开跑偏了。感谢@一袋大虾太太的脑洞啊,但是真的越写越魔幻ORZ

*欢迎捉虫

《彼得与海与韦德》

(1)

天空挂上幕布的时候,海浪在轻轻的摇晃着船只,盐粒干涸于木质的躯体,水分随着风去了天堂。

彼得正在这只渔船里睡觉。

他喜欢这样,比起温暖而又柔软的床来说,他更喜欢渔船这个狭小的地方。当太阳落山之后,整个夜空为他挂上星盏,而万物都在为他呢喃低唱。

这是一片美丽的海,美丽到即使她吞噬了那么多的生命,仍然有人为了她心甘情愿的葬身海底。

海里有亿万年的生命延续,孤独而安静,它们亲吻过每一具缓缓沉入海底的尸体,为每一个恐惧而又悲伤的灵魂唱诵哀歌。

今天对于所有依海为生的人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们在为这些沉睡的灵魂悼念,为这片海的美丽而赞叹,为未来的日子而祈祷。篝火烧的正旺,渔民黝黑的皮肤上映上暖红,少女们的舞蹈里只有贝壳击撞,苍老的声音混进歌声里。然后渔民们短暂的悲默到此为止,木头被烧的噼噼啪啪,鱼的表面烤出了金黄,少女们一边笑着一边牵起年轻人的手掌,在那个同样害羞的脸颊上落下亲吻,歌声里突然掺进了新生儿的啼哭,生命的又一个轮回正在开始。

彼得听着那边的热闹,翘起的腿跟着音乐一起打着节奏。

他不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渔民,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海浪卷着他瘦小的身体放在海岸边,直到他也同样的放声啼哭才缓缓褪去。

“你是被神明亲吻过的孩子。”

那些渔民们这样对他说道。

“只有你才属于这片海洋。”

所以,直到现在彼得都没有出过一次海。他羡慕那些和他同年的年轻人们光着健壮的身体站在阳光下,站在渔船里,站在大海的中央,唱着古老的歌谣,将手中的渔网抛出。

“你来自大海,总有一天她会把你带回去的。”

渔民中最年长的那位透过蒙着白色的眼珠看向他的脸。

“她给了你一次机会,她在让你选择。”

彼得从不去参加这样的庆祝,他不是一个渔民,他不具有那样的虔诚。

这样的节日庆祝一般会持续整个夜晚,彼得一开始还能听见歌舞的声音,后来渐渐的就只剩下海浪和海风的声音,最后就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

彼得很少会睡的这么沉,即使他不用出海,但他仍然起的和那些渔民一样早,然而这一次,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在了天边。

“我的天啊!已经这么晚了!”

他猛的从船里坐起来,从来没有这样剧烈晃动的船却好像要翻过去了一样,他赶紧抓住船的两边。

“嘿!嘿!小心一点!如果现在船翻了的话我们两个就真的完蛋了!”

彼得没有想到船上还有一个人,他涌到嗓子眼的喊声被他自己又强忍着压了回去,但是当他看到四周被海水包围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小家伙,我发誓你再这么大声的在我耳边说话我就把你从船上扔下去。”

被质问的男人掏了掏耳朵。

“如你所见我们现在是在海上。”

“海上?”

“大——海——上——请问你对这句话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不是‘我们’,而是我。本来就应该只有我一个人要来的,如果不是因为晚上太黑了没看见你……”

男人说着说着发现彼得疑惑的目光,清了清嗓子。

“……我应该把你扔在海岸边的。”

“哦上帝啊!你这个混蛋!你偷了我的船!”

“哦感谢上帝啊!你现在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了!而且不是偷,是抢。”

男人重点强调了一下这个动词。

“抢?你这个无耻的小偷,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走了我的船!这是我的船!我的!”

彼得想要扑到男人的身上打他,可是这样一条小船可禁不住他这样的折腾,腿还没有迈出去一步,船就已经晃了三晃。

“我再说一次,不是偷,是抢。伟大的海盗从来不做小偷小摸的事情!”

男人赶紧的稳住了船身,他不能保证这个毛躁的小家伙会再有什么动作。

“海盗?你是个海盗?”

彼得终于停止了动作,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我都不知道海盗有朝一日会沦落到来偷一艘小小的渔船。”

彼得嘲讽的说着,身体却渐渐的坐回了船上。

“一个真正的海盗从不受限于一艘船的大小。”

“哦。”

彼得冷漠的回应了他。

“不管你在说什么,或者你想做什么,这是我的船,现在,我要回去。”

“你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我们两个人,一艘船,我们现在还在大海上。”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能……我必须要回去!”

彼得把即将要说出去的话又吞了回来,就算是说出来又能怎样,在这个海盗的眼里,这充其量只是一个笑话。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走,另一个就是跳进海里自己游回去。”

“或者我应该把你扔进海里自己划船回去!”

彼得有些懊恼的喊道,这个无赖的海盗!彼得再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他朝着那个男人扑去,本来就不大的船只猛烈的摇晃起来。

“嘿!你这个小疯子!这样我们两个都会掉进海里!”

男人一边抵挡住彼得的拳头,一边试图制住这个发疯的家伙。

“那我们就划船回去!”

彼得用腿别住男人的小腿,然后使劲的想要把被攥住的胳膊抽出来。

“我发誓我一定要把你扔进海里!”

眼睛上挨了一拳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彼得虽说一开始确实占了优势,但是很快他就被男人按住了胳膊。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彼得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反击机会。他们两个的身体贴的很近,近到彼得耳朵就贴在男人的嘴唇附近,他可以感受到男人的呼吸,还有那个不同于他的成熟的身体。彼得的耳朵突然变的很红,他希望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可太尴尬了。

感受到彼得逐渐平复的呼吸,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给我一个你必须回去的理由。”

就当彼得因为这个奇怪而又暧昧的姿势待到手脚发麻时,这个男人终于说话了。

“我的家人在等我。”

彼得下意识的撒谎了,他不敢抬头也不敢正视男人的眼睛,哦上帝啊,这蹩脚的谎言!

“我觉得你最好告诉我实话小家伙。”

男人的声音就在他的头顶,彼得不知道要怎样解释。实话实说?谁会信他?

“你说到要回去的时候眼睛里冲满恐惧,可你怕的不是我,你听到我是海盗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今天是渔民们的节日,你却不在他们之中。要我提醒你,你和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亲密吗?所以说,你在害怕什么?”

彼得瞪大了眼睛。

“我会死在这片海里。”

最终,彼得放弃了似的说出这句话。

“这句话很多年前也有人对我说过。”

男人放开彼得,两个人坐在船的两头,看不出像是刚刚打了一架的样子。

“所以,你为什么还在这片海里?”

彼得把手插进头发里,揉搓着那些柔软的发丝。他恐惧的是未知,而海,这片海,他从未来到过的地方,这才是他的恐惧。

“有人抢走了我的东西。”

“更何况,凡人皆有一死。”*

“你也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彼得补充道。

“嘿……好吧,我确实是抢了。但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不是吗?”

男人有些无奈的说着。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帕克。”

“我是韦德威尔逊,说真的我都不敢相信你竟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本世纪最伟大的海盗,不死的韦德威尔逊!老天啊,你竟然真的不知道!”

彼得诚实的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迟早你都会见到我的船,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海盗。”

韦德扔给彼得一只船桨,彼得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如果你不想在大海上飘着度过一个又饿又渴的夜晚的话,你最好快一点。”

“你没有带食物和淡水?”

“没有。”

“……你真的是个海盗?”

“……在我踹你屁股之前你最好赶紧划起来!”

(2)

“你确定我们这样过去不会被发现吗?”

彼得凑近韦德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这会海面有雾能够掩盖我们的行踪,而且现在这个时间那帮混蛋应该正在庆祝。”

“庆祝什么?”

“庆祝不死的韦德威尔逊终于被他们搞死了,但很显然我现在出现会打扰他们的兴致。”

韦德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些叛徒们,没有人能夺走韦德威尔逊的东西。

“听着,我现在下船。你,把船划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如果你听到了两声枪响就过来,如果只有一声……”

韦德停顿了一下。

“如果只有一声,拿着这个罗盘,顺着东南的方向划,不要回头。”

金属的物件落进彼得的手里,那上面还带着男人的体温,彼得一时间竟觉得有些烫手。

“不过我还是比较期盼你能把这个罗盘还给我,毕竟这是我从一个女人的床上赢来的,意义非凡。”

似乎觉得气氛有点凝重,韦德这样对着彼得说道。彼得嫌弃的撇撇嘴,却还是把罗盘小心的放进衣服里。

彼得在船里不安的等待着,直到第一声枪响,他的心简直快要从嗓子里跳了出来。他的手里握着船桨,盯着海盗船那边的方向。

第二声枪响。

彼得舒了一口气,他把手心的汗水在身上蹭了蹭,然后划着船逐渐向那边靠近。

船上安静的诡异。

彼得踩上甲板的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而四周,他环顾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韦德?”

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击掌的声音,伴随这一个陌生男人的笑声。彼得猛的转过身向后退了几步,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海盗们抓住他的肩膀一脚踹在他的膝窝处,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跪下去。

“唔!”

疼痛促使的喊叫很快就要突破嘴唇的禁锢,但是彼得不想让自己显的那么狼狈,他死死的咬住嘴唇,肩膀却在不住的颤抖。

“韦德,我没想到你还真的有一个帮手。他有多大?十几岁?我以为你至少回去找一帮雇佣兵。”

陌生的男人从身后扯出一个浑身沾满鲜血的人,然后丢到彼得的面前。

“韦德!”

“嗨……咳咳……这个重逢可不怎么美丽……咳咳咳……一定是那个混蛋踢了我的胸口……咳……这可真有点疼的……”

韦德挣扎着翻了个身,平躺在甲板上,喉咙缓慢的吞咽着,血沫子黏在了他的眼皮上,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两声枪响还会发生这种事?”

看着彼得愤怒的目光,陌生男人笑出了声音。

“不死的韦德威尔逊,这个可怜的男人也就只有这么几个招数了。我早就知道他不会死,所以我在这里等他。不好吗?我不想让我们的重逢也变的这么无趣所以就陪他玩了一会。说实话,你真让我失望,韦德。”

“阿贾克斯……你吓唬人的伎俩永远也只有这么两句话……”

韦德侧过头吐掉嘴里的血,他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彼得眨了眨眼睛。

被叫做阿贾克斯的男人低垂着眼睛走到他面前,然后抬起脚恶狠狠的踩在韦德的脸上。

“现在我才是胜者,输家没有资格说话。”

就在一切都已成定局的时刻,船体突然被猛烈的撞击了一下。

“什么情况!”

船上传来了一阵混乱。

“船底下有东西!”

“什么!”

“彼得……”

彼得在这一片混乱中听到有人叫他。

“我数到三的时候,低头。”

“三……”

“二……”

“一!”

砰。

彼得感觉到了子弹从自己的头顶飞过,身后的人的手一下就松了,而鲜血铺满了他的后背。

“阿贾克斯,游戏到现在才开始呢!”

韦德从地上迅速的弹起来,犹如幽灵一般的在阿贾克斯的耳边说道。

阿贾克斯举起火枪指着刚才韦德的方向,可是却没有了他的身影。

“Fuck!”

“Fuck you!”

韦德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阿贾克斯快速的转过头去,然而等待他的却只有后脑上余温还未散去的火枪。

韦德站在他的面前,而彼得则站在他的身后。

“你真的觉得这个小家伙能扣的动扳机?我猜他连一条鱼都没有杀过。”

听到他的话,彼得的手抖了一下。

“他当然不能。”

韦德在阿贾克斯睁大双眼的一瞬间将手中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剑捅进他的喉咙。

“我能。”

阿贾克斯捂着脖颈倒下去,在他死去之前,痛苦都不会随他远去。

“背叛者永无宁日。”

“即使是进入地狱。”

“韦德!”

说完这句话,韦德也倒了下去,不过好在彼得一把撑住了他。

“你怎么样?”

“我感觉好极了!太他妈棒了!流了不少血,骨头也断了几根,我是说,oh shit!我已经太久没这么狼狈了!”

韦德把自己的重量放在彼得的身上,两个人身上的血腥味加起来冲上天际。

“我们走,趁那些人还没有发现我们。”

“不,这是我的船,我哪也不去!”

韦德此时的大脑已经不够清醒了,但一提到这艘船,他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的扑腾起来。

就在这时,船又被撞击了一下。

船体断裂的声音清晰而又清脆,彼得听得心里一惊,他不敢想象韦德如果知道他的船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会作何感想。

“是它!是它!”

海盗们的叫声都变的微不可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天空变成了泼墨的黑色。

“韦德!韦德!清醒一点!船要沉了!”

“What the fu…Oh,Fuck!”

韦德强撑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副让他恨不得再昏迷过去的场景。

他的船!船!

“放开我!我要和那个怪物同归于尽!十年前它就捅我的船!十年后它还捅!我要杀了它!”

伤口裂的有如血崩的韦德双眼通红,手折脚瘸的还要挣扎着去拼命,彼得实在是制不住他,顺着脖颈一记手刀。

彼得把韦德背到身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有了力气背起这个比他高壮的男人,但他知道,他们得逃走。

凡人皆有一死。

可他现在不想死,更不想让韦德死。

“准备好了就跳下去。”

突然从他的耳边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彼得吓了一跳。

“你没有被我……”

韦德一只手揉着脖子一边,另一只手搂住彼得的脖子。

“我会在溺死之前被你打断颈椎而亡。”

“我很抱歉,但是……你有点……聒噪……”

彼得挑着眉毛说道。

“准备好了吗?”

“什……什么……啊!”

彼得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被身后的韦德给挤了下去,水涌进嘴和鼻腔之中,他的大脑一瞬间空白,海水的咸涩让他想要呕吐可是身体却跟不上他的反应。

周边的一切都如同静止了一般,没有了船体塌裂的声音,也没有了海盗们的哭喊。

他的身体在海水中下沉。

【你来自大海。】

【她迟早会带你回去。】

【她给了你机会。】

【她在让你选择。】

彼得看见了那些透明如同藤蔓的东西缠上自己的身体,它们没有攻击,只是这样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脸。亿万年的生命啊,唱着没人能够听懂的歌谣,用最古老的语言来安抚他。

不应该是这个时候的。

突然,有人类的手抓住了他,把他带出水面。

“恶!”

彼得吐掉嘴里的水,又干呕了好几声。他趴在一块漂浮的木板上,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别告诉我你不会游泳。”

韦德趴在另一块木板上,脸上的血迹都给冲掉了,估计海水泡了伤口的滋味不够好受,他的脸色难看的要命。

“我只是……太突然了……”

彼得把贴在脸上的头发捋到后面,他的脸看上去比他的年纪稍显小一些,不知道是海水还是因为这一系列的变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韦德也擦了一把脸,浑身上下的伤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再昏迷过去,而目睹着他的船一点点沉没,还不如让他在疼痛中昏死过去。

“那个怪物呢?”

彼得这才发现,那个巨大的怪物已经不见了。

“有什么东西吓跑了它。”

“什么东西能够吓到它?”

“不知道。”

彼得看着海上漂浮的船的残骸似乎是在想什么。

“怎么了?”

“她想要带我回去。”

韦德知道他在说谁。

“她想要每一个人回去,但这可不是她说了算的。”

“我听到了。”

韦德张开的嘴巴固定住,彼得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着。

“至少你现在还活着。嘿,彼得,听着。去他妈的诅咒还是什么海的召唤,你现在活着,我也活着,我们必须活着。听懂了吗?”

韦德朝彼得那边游去,抬起一只手使劲揉了揉彼得的头发。

“所以,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等救援。”

“谁会来救我们?”

“狐朋狗友。”

“韦德——韦德——”

彼得听到了有人在呼唤,他惊喜的看着韦德。

“我说过的。”




两个人被救上了这艘一看就画风清奇的……额,海盗船,姑且称为海盗船。

“哦我亲爱的阿尔,想来一个爱的拥吻吗?”

彼得看着韦德拖着腿朝一个眼睛上缠着黑布的老太太走过去。

“离我远一点,你这个散发着臭味的家伙。”

盲眼的老太太在韦德试图靠近时用手杖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不多不少,精准的仿佛可以看见一样。

“来吧,别害羞!嘿!黄鼠狼!Come on!”

韦德给了旁边的男人一个拥抱,说实话,这个味道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他是谁?”

阿尔又用手杖指了指彼得。

“我的船员。”

还没等彼得开口韦德就替他说了。

阿尔用手杖拨开韦德,朝着彼得走去。

“您好,我是彼得帕克……”

彼得有些紧张的看着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盲眼老太太。

“把他扔下船去。”

阿尔在他面前抽了抽鼻子,然后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身走了回去。

“嘿!他是我的船员。”

“这是我的船。”

韦德投降的举起手。

“他帮了我很大的忙!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也是。”

阿尔听到韦德张开嘴几次想要说些什么。

“他身上有死人的味道。”

“那是阿贾克斯……”

“我说的是死人的味道!”

阿尔用手杖狠狠地戳了一下甲板。

“我不管他帮了你什么,你都扯上了一个大麻烦。”

“什么意思?”

韦德朝着彼得那边偷偷看了一眼,稍稍偏过身子挡住了彼得的视线。

“你觉得这片海里真的有神吗?那些东西窝在深海里日复一日的生长着,被她标记过的人总有一天要回到她那里。你觉得你救得了他?”

阿尔抚摸着韦德的脸,她的手指划过那些细小的伤口,最后落在他的眼睛上。

“别自不量力的想和那些东西抗衡,代价之所以称为代价就是因为它足够让你后悔。”

阿尔一步步的离开这里,手杖每次落下的声音都像是落在心头。

彼得不知道韦德和她说了什么,韦德表情有些凝重,但很快又变成了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别理会那个顽固的老太太,她只是不太喜欢陌生人到她船上而已。”

韦德拍了拍彼得的肩膀。

“我们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重新体验一下生活的美好!”

彼得虽然心里还有疑问,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发誓,他疲惫的就像是被一千头大象踩过一样。所以在泡进热水的那一瞬间里,他几乎是昏迷一般的睡死过去。等到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被子被他踹到地上,衣服摆在床头。

彼得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此时的天空明显是夜晚的天空,星辰都在闪烁。

他找到了韦德,韦德靠在船头,手里掂量着一瓶酒,看着远方的海一个人喝着。

“嘿,韦德,你在这里。”

彼得有些局促的和他打着招呼,说真的,他和韦德认识了才多久?他不了解韦德,韦德也不了解他。他们是朋友?充其量是两个患难搭伙的倒霉蛋。

“要来一口吗?”

韦德把酒瓶子递到彼得的面前,彼得摆了摆手。

“不会?还是没喝过?”

“我只是不擅长……”

彼得的脸有一点红,如果被韦德知道他真的没有喝过酒,肯定会被嘲笑。

“得了吧,彼得你说谎的技巧太烂了。我不会嘲笑你没有喝过酒,但是我不得不问一句,你今年多大?”

“十八……”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好酒喝了一遍,好姑娘也睡了一遍。喔噢,你脸红了?也对,你连酒都没有喝过,更别提姑娘了。”

韦德发出轻轻的笑声,这也许真的不是嘲笑,但是听在彼得的耳朵里这简直成了煎熬。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彼得气冲冲的说着,然后抢走他手里的酒瓶猛的灌了一口。

“咳咳……咳……”

酒精冲破脑壳,彼得后悔他的冲动了。

“喔喔喔,小心一点。这点我确实比不过你,至少我还不敢这么猛的喝酒。”

韦德大笑出了声音,他又把手放在了彼得的头发上,揉了揉那些柔软的发丝。

他们两个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这瓶酒,海风拂面,彼得不甚清醒的摸着自己发烫的脸,傻笑着倒了倒已经空了的瓶子。

韦德到是还好,不至于像彼得那样醉的被人扔进海里都不知道。

“你看过大海的尽头吗?”

彼得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他。

“大海没有尽头,每一处都是尽头,每一处都是开始。”

韦德倚在栏杆上,听着彼得的醉言醉语,回答他的问题。

“你上一次去陆地是什么时候?”

“抢走你的船的时候。”

“你偷走了我的船。”

“不,是抢。”

彼得的脑子有些混沌,他在心分析了一遍偷和抢的区别也没有分析出个所以然来。

“那你上一次和人上床是什么时候?”

“半个月前……怎么突然问这个?”

彼得盯着韦德的脸,眼睛里仿佛落进星辰。

“韦德,我想吻你。”

彼得是个行动派,他说完之后真的吻了韦德。当然,那只是一个嘴唇触碰嘴唇的小动作而已,彼得却像是一只餍足的猫,缩回沾了肉星的爪子,小口的舔着。说真的,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了这种冲动。

看着彼得舔过自己的嘴唇,韦德竟然觉得有些燥热。他扯了扯衣领,想让酒精带来的热气蒸腾出去。

“和一个姑娘,金发还是黑发?”

“金发的。”

“哦……”

彼得拉长了尾音,却又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

“韦德,我还是想吻你。”

这一次没等到彼得凑过脸去,韦德就先主动过来了。韦德捧住彼得的脸,给这个白纸一样的大男孩一个深吻。

小车滴滴滴


(3)

韦德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黑色的海。

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所有的海盗都知道这个狗屎的梦意味着什么。

白色的海是生命,而黑色的海是死亡。

他看见了在黑色的海水里涌动的东西,那些透明的藤蔓们包裹着一具具的尸体,随着海水漂浮着。

而彼得也在那其中。

Fuck!

韦德从梦中醒来后低声咒骂了一句。




第二天,彼得不见了。

韦德站在那个空荡荡的房间门口一连骂了十多个fuck。




彼得划着小船漂浮在海上,他从怀里掏出了韦德的罗盘,上面的指针小幅度的移动着。

他要往东南方去。

彼得不知道自己真的能否划回去,他从海盗船上拿了一些粮食和淡水,但是真正威胁他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隐藏在海水中的那些。彼得强迫自己不要去看海面,他机械的划着桨,期盼能够再快一点。

海上的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彼得的手臂酸痛,停下来看着四周毫无变化的风景有些泄气的躺进船里。

他现在,脑海里浮现的是韦德的模样。

哦不……

彼得捂住脸,他忍不住的想起那个晚上的事情,但是这又不能代表什么,他们两个成年人,一场醉酒之后的 . 性 .爱,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他在期盼什么?期盼着韦德来找他?还是把他从这场诅咒之中解救出来?

别做梦了彼得。

他畏惧又渴望着大海。

所以才会在韦德出现的时候那么快的被说服,他只是想要一个理由,一个说服他自己到大海上来看看的理由。

他看到了,那些东西,她们真的存在。

他被标记的命运,被神明亲吻的诅咒,如影随形。




那些古老的声音又出现了,彼得从船底坐起来,他看见透明的藤蔓们从海底伸展上来,从他的船蔓延进来,渐渐的攀上他的身体。

彼得试图抓住这些藤蔓,但她们黏腻而又湿滑,灵活的躲避着彼得的手。

【她在让你选择。】

只有一次机会吗?

彼得突然就想到了韦德的那句话。

【去他妈的诅咒。】

彼得狠狠地从船底抓了一把,然后向这些藤蔓扔去。

藤蔓们像是受到了伤害一样的蜷缩起来向海底缩去,但是她们并没有完全的退回去,只是在水面之下窥视着。

“没有想到真的有用……”

彼得大口的喘着气,他看了一眼掌心的泥土,这些泥土是他从他屋中的小盆栽里挖出来的,感谢阿尔还有这样的情调能在海盗船上养点绿色植物。当然还要感谢他曾经偷偷翻看的那些炼金术师的书们,他们曾经提过,来自陆地的土壤是水中之物的克星。

海水的颜色再逐渐加深。

这些藤蔓们开始暴动起来,彼得没有想过他这样的举动会引发她们的怒气。

“这可有些尴尬了。”

彼得摸了摸鼻子然后紧紧抓住船的两边。




“彼得!”

正当彼得被这些藤蔓快要掀翻过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韦德!

不得不说,他出现的真的挺及时的。

“这个重逢可不怎么美丽。”

彼得学着当时韦德的样子冲着他说道。

“拽住绳子赶紧上来!”

彼得拽住了上边扔下来的绳子,但是当他脱离船体的那一瞬间,藤蔓缠上了他的双腿。

他被拽的猛然向下掉落了一节,手被粗糙的绳子生生磨出一串血泡。




“你能和那些东西抗衡吗?”

阿尔看着拼命将绳子向上拉的韦德问道。

“没有谁能抢走韦德威尔逊的东西。”

韦德停顿了一下。

“还有韦德威尔逊的人。”




彼得的手渐渐失去了力气,再僵持一会,他就会重新掉进海里,他猜这些藤蔓一定不会像之前那么温柔的招待自己。




“话说,你真的不打算帮帮我吗?”

“你知道和这些东西抗衡的代价。”

阿尔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所以?”

“所以!你这个混蛋,我还想多活几年!”

阿尔用她的手杖狠狠的打在韦德的后背上。

“得了吧亲爱的,要我提醒你你的眼睛只不过是得了白内障吗?”

韦德一边躲避着她的击打一边继续往上拽着彼得。

“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救上这条船。”

“别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爱我。”

阿尔又用手杖戳了韦德好几下,她抽了抽鼻子,皱着眉头。

“你知道,这个诅咒永远不可能消失,他迟早还是要回到这里。而你——”

“你是天生的海盗,你不可能在陆地上生活。”

“我们可真是天生一对,不是吗?”

“疯子。”

“谢谢。”

“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阿尔从衣服里掏出一柄匕首窝在手心中,锋利的刀刃滑破手掌,她将手掌探出船,血直直的落下去。

一滴血融进了海里。

海水像是突然被烧开了一样的翻滚起来,那些藤蔓痛苦的扭曲着,明明没有任何的声音,却让人觉得好像听到了惨叫的声音。

缠着彼得的藤蔓疯狂的向海水深处逃去,而彼得也终于因为力气用尽而掉进海里。




“你应该知道永远不要向女巫借任何的东西。”

阿尔抓住要往下跳的韦德说道。

“你想要什么?”

“现在不是时候。”

“我知道。”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

“韦德威尔逊从不后悔。”

说完这句话,韦德就从船上跳了下去,天知道再耽误一会彼得会不会被别的什么东西抓走。

阿尔看了一会那两个人从水里探出来脑袋,然后来了一个热辣辣的吻。

呸。

阿尔冲着下边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慢慢的向船舱里走去。

命运啊,谁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呢。







“呼!”

彼得猛的醒来。

“你终于醒了。”

房间里没有别人,只有他和阿尔,彼得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发。

“这可真是一场奇幻的经历……”

彼得听见了阿尔恩了一声又硬着头皮往下说。

“这些都是因为我才……”

“如果你想跟我忏悔的话还不如甲板上帮忙,我最近正好缺了一个帮手。”

阿尔打断了彼得的话,并且在他惊异的目光里这样说道。

“我……我可以留下?”

彼得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

韦德从屋外走了进来。

“哼!”

阿尔冲着他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我知道你爱我,好的,我也爱你。”

韦德抱着阿尔亲了她的脸颊。

“话说阿尔你什么时候也养起了这种东西?”

韦德拿起那个小盆栽看了看。

“你只是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而已。”

阿尔精准的把盆栽抢了回来然后塞进彼得的怀里。

“总有人会看到的。”

彼得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而阿尔则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韦德看着那两个人心领神会的样子不禁有些郁闷。

嘿!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你们两个!

“没有。”

阿尔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了房间。

“当然没有。”

彼得学着阿尔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憋着笑也走了出去。但中途又转过身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谢谢你。”

彼得亲完之后就红着脸朝甲板走去,而韦德,韦德觉得这种感谢可以换一种方式。

比如。

你懂的。

END

*凡人皆有一死:《权力的游戏》中我最喜欢的台词,就是好想让贱贱也说一次啊(原谅我)












评论(32)
热度(1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