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猎人和蜘蛛妖怪》【超链已上】

*RR贱x荷兰虫
*NC17,有指交play,和*情药物误服情节,雷者勿入
*一个猎人和蜘蛛妖怪的AU,无能力
*此梗来源于@一袋大虾 太太的七夕盘丝洞图,太太的图超棒的啊!文中小蜘蛛的形象参考就来源于太太的图!我要给你比个哈特!❤
*本以为是昨天能写完,结果昨天写到十二点还没有撸到肉,今天终于写完了。这是小蜘蛛被吃掉的故事,大概还会有一个后续,讲小蜘蛛和韦德并肩战斗最后再次滚床单的事情。头一次写了一篇一万多字,想想还有点小兴奋。
*角色性格偏差,欢迎捉虫

下面正文

《猎人和蜘蛛妖怪》

(1)

当老铁匠的炉火再一次被点燃时,这个清冷多时的小村庄突然热闹了起来。酒馆里沉默不语的老板一杯又一杯的给客人们倒着酒,听着那些远方来客的故事,偶尔笑一笑,大多时候低头擦着手里的酒杯不知在想什么。只有他那个年纪不大的小男孩,才会趁着端酒的功夫凑到客人的桌边,探着小脑袋听他们讲那些怪诞陆离的故事。

这些远方客称自己为“猎人”。

猎人们的腰间挂着不同的战利品,有恶龙的牙齿,有人鱼的手骨,有狼人的皮毛,还有所谓的吸血鬼的灰烬。他们把这作为荣誉的象征,亦如同他们身上那些大小不一的伤痕一样。猎人以伤疤为骄傲,以踏生过死作为吹嘘的资本。老猎人们的眼神里没有狂热和恐惧,但他们总喜欢把手按在腰间的火枪上,说着说着话便停下来,四处瞅瞅再继续说下去。他们见过生,更见过死,可金币的光芒会掩盖一切,当他们沉浸在美酒浸泡的梦里时,死亡都成了蚊子吸的那一口血,拍在墙上,不过是看见的时候一时唏嘘罢了。

“叮铃。”

门口的铃响了一声,所有人都抬头去看,就连沉默的老板都抬起了头。

伤疤脸,光头,双刀。

是韦德威尔逊。

猎人们像是被酒呛住了嗓子一样,猛的咳嗽了一声又继续低下头去。只有老板仍然抬着头,手里放下杯子,从后面伸手拿出一瓶烈酒。

“第一次来?”

老板不是话多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嗓子受过伤,一道大疤从脖子中间贯穿,时间久了到也没有那么狰狞了。

“以前来过几次,只不过那时候老板还不是你。”

“你跟他长得很像。”

韦德喝了一口酒,烈酒灌进肚子里,像是火从喉咙烧进了胃里。

“他是我哥哥。”

老板的手顿了一下,习惯性的抠了抠脖子上的疤,可能是想到了什么又把手放下了。

“这是他的东西。”

韦德从口袋了掏了掏,里面咣啷啷的作响,有金属制成的东西在里面被搅得乱滚。韦德拿出了一颗串着红绳的狼牙。

“你认识我的叔叔?”

小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他扒着韦德的大腿向上看,两颗眼睛像是极南之地的湖水一样。

“是的,在他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不,或者比你大一点……Oh,shit!我也忘记他到底是多大了。反正他总是这样的小个子。”

韦德把绳子戴在小男孩的脖子上,那根绳子有点长,韦德又给他往上系了系。

“他去了哪里?”

小男孩很高兴他能得到这个礼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给他的小伙伴们展示。但是最终他还是犹豫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去了北方国王的领地,你知道的,他是个英雄。国王嘉奖了他,然后让他在那里任职了一个小小的护卫长。”

韦德晃了晃酒杯,深色的液体从杯壁上流下来。

“好了,你该去找你的朋友们了,我知道,你想让他们看到这个。”

老板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拍着他的后背催促他赶紧去找他的朋友。

小男孩把那颗狼牙宝贝的塞进了衣领里,一路小跑的捂着胸口。门口的铃又响了一声,只不过这次没有人再抬头。

“谢谢你,他现在……”

老板给他添了一杯酒。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沉眠在北方的土地之中,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

韦德打断了老板的话,他当然知道老板想说什么,可是事实就是如他表现的这样。猎人们,一旦拿起了火枪和利刃,就不应该再有什么牵挂。可这些亡命之徒们哪一个不是有所求才颤颤巍巍的举着宝剑冲上前去。所以,他们才不喜欢韦德威尔逊。因为韦德无所畏惧,他永远都冲在最前方,永远都受最多的伤,拿最多的那份赏金。猎人们拼不过他,有所牵挂的人都拼不过他。

“……或者这才是他想要的。”

老板拿酒瓶的手有些发抖,多年前的旧伤此时隐隐作痛,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去,本就不该受刺激的喉咙此时像是那时被抓开一般的疼痛难忍。他握紧了拳头,眼眶逼的通红。

“这就不是我能告诉你的了,或许你可以找山那边那个身材看上去超级火爆的女巫,你知道的,如果不是她那些奇奇怪怪的小手段我早就和她……恩……我是说,她会招来你哥哥的灵魂。”

韦德擦了擦鼻子,他一直都在庆幸他没和那个女巫来上一腿,老天才知道她究竟有多少方法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不用了……我想我知道。”

老板揉了揉眼眶,他把手抵在额头上,像是有些疲惫了的样子。

韦德把酒倒进嘴里咽下去,火又烧在了胃里。

“最后一个问题,新来的悬赏在哪?”

“在这座村庄后面的山里,他们说那里有吃人的蜘蛛妖怪。但是没人看见过它的真面目。国王下了悬赏令,就在村庄口的布告栏上,你可以去看看。”

老板把头抬起来看着他。

“你知道这些猎人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吗?”

韦德一点想要掩盖的样子也没有,他的声音提的很高,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有的人按着腰间的剑柄就要站起来,可是又被身边的人给拽住了。

“明天,至少在天亮之后。”

老板有些头痛的看着他,又看了看那些猎人们,最后小声的说道。

“好了,晚安吧,亲爱的小猎人们,祝你们有个好梦!如果你们愿意梦到我的话……谁愿意出现在你们的梦里!我?饶了我吧!韦德威尔逊要去拯救世界了,没有时间做你们的梦中情人!”

韦德从这些猎人的身边走过去,挑衅的耸了耸肩,最后端起其中一个猎人的酒杯,用舌尖舔了舔里面的液体。他皱着鼻子夸张的说道。

“我觉得你更适合牛奶而不是一杯低酒精的饮料。”

杯子被猎人一把打在地上,酒液四溅,韦德往旁边跳了一步,回过头去冲着老板指了指那个猎人。

“他买单。”

门口的铃铛响起,韦德从走出了酒馆。剩下的猎人们仿佛被人掐住了脖颈,他们涨红着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

“他嚣张的过头了!”

其中一个猎人拍着桌子气愤的说道。

“他也只不过能再嚣张这一次,别忘记,‘那些人’来了。”

另一位身上挂满战利品的猎人眯了眯眼睛,他们不能容忍猎人的队伍里有这样另类的存在,韦德威尔逊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平衡。猎人猎杀悬赏的怪物,然后将赏金平分。可是韦德从来不,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杀掉那些赏金榜上最值钱的怪物,一个人拎着金币大摇大摆的离开。

韦德威尔逊从死中踏血而归。

而“那些人”,他们则将会是韦德最大的敌人。

(2)

韦德走进山林的时候只带了他的双刀,一把火枪和一副面罩,他把那个面罩套在头上。据他本人解释,这只是为了防止蚊虫叮咬而已。

他走沉积多年的落叶上,由于这里的气候,脚下的落叶潮湿而黏滑,甚至于上边还落着疑似动物粪便的东西。韦德嫌弃的把脚在旁边的树上蹭了蹭,这比隔夜的土豆泥混黑椒酱汁还要恶心!他此时并不是处于戒备状态,他的手中没有拿着他的刀,反而是空着手。这其实有一定的意义,在树林如此密集的地方,韦德并不能很好的发挥他的优势。而火枪,那个有些繁重的东西只适合于非常条件下的非常情况。韦德威尔逊一向不喜欢杞人忧天,他更喜欢随机应变,这样才有生活的新鲜感。

“蜘蛛小宝贝们,你们在哪里……”

韦德嘴里念叨着,他当然不能期盼就这样把那些小怪物们引出来。Oh,fuck!他连这些蜘蛛妖怪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或许它们大的像头牛,或者它们小的可以钻进鼻孔里。韦德抽了抽鼻子,空气里依然只有树叶腐烂和动物排泄物的混合味道,而且空气的流动也没有什么异常。看来那些小怪物们不在这里。

韦德继续向里面走去,月亮确实挂在天空中,但是月光透过层层的枝叶落在树林里不过是一点点的小光亮。韦德自恃夜视能力不错,在这幽暗的树林里走的坦然。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耳后传来了树叶被擦动的声音,不大,尤其是在他停下来之后,那个声音也停了下来。韦德没有拔出刀,他还不能确定那个声音的具体方向,贸然拔刀只怕赶不上那个东西的攻击。韦德抬起脚,他落在地上的脚步声很小,然后装作继续向前的样子。那个东西从树上跳了下来,它落地的声音更轻,几乎没有。而且它在按着韦德的脚步频率走,把自己的脚步声藏进了韦德的声音里。

这是一只聪明的小怪物。韦德心里想着,他应该庆幸这只小怪物是单独出动的,因为就此时的地势来看,如果有多个东西呈包围趋势过来的话,韦德必定有一个方向会失守。但好在,这是个落单的小家伙。韦德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背上,双刀微微拔出一点。他在等那个小怪物继续靠近。

蜘蛛的习性应该有哪些?韦德此时脑子里飞快的想着,他可没忘记今天这是个蜘蛛妖怪。

那个东西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它不再继续跟着韦德,这让韦德突然有些好奇。他把刀拔了出来,刀身折到了月光,恰好一晃,韦德看见了一双眼睛!

在那里!

韦德飞快的朝着那个方向奔去,既然等待已经没有用了,主动出击总还能搏得点优势。树枝们疯狂的晃动着,那个小怪物的身手极其灵活,在如此茂密的树林中依旧行动速度敏捷不受影响,韦德知道,这并不太好解决,但他同时也有一点兴奋。你知道的,追赶猎物的快感。毕竟,他也应该被称为猎人。

突然,一道白色的蛛丝从树枝间朝着韦德射了过来。他把刀挡在面前,然后反手握住刀柄准备顺势一挑。可是并未如他所愿,这道蛛丝异常的有韧性,韦德的刀抵着蛛丝向反方向使劲拉扯,可是蛛丝没有丝毫破损的现象。情况一下子就逆转了过来。

两道,三道,更多的蛛丝从林间射过来,此时此刻他的武器成了累赘。然而在他向右闪躲的时候又被蛛丝封住了右脚,韦德眼看着即将被控制住,他举起手中的刀准备砍下自己的右脚。

“叮!”

他的刀被弹了出去,震的发麻的手腕此时用不上力气,韦德提住一口气,硬是从腰间抽出了火枪,强忍着举起来冲着而那个方向开了一枪。他听见了一声类似于人类的闷哼,然后蛛丝就封住了他的眼睛和耳朵,在一阵黑暗之中,他唯一闻到的就是一阵血腥味。然后听见有脚步声逐渐靠近,他感觉到自己被扛到了那个东西瘦弱的肩膀上。

等等,肩膀?

韦德拼命的挣扎了一下,他感受到了那个东西的手和脑袋。

天啊,这是个人?!

(3)

韦德被扛着走了很久,久到他都快要睡着了才被放到地上。他不安分的从地上扭动着,然而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答应我不要乱动我就放开你。”

韦德愣了一下,然后赶紧乖乖的点头。

耳朵和眼睛上的蛛丝被弄掉,韦德有点不习惯眼前的光亮,即使那挺昏暗的。

“嘿!我还被绑着呢!”

韦德冲着那个背对自己收拾蛛丝的身影说道。

那个身影转过来,意外的是一张十六七的少年的面孔。那个少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你傻吗?我放开你不就跑了。”

好像也有点道理。

“你是谁?”

韦德决定和这个小家伙套套近乎。

“彼得。”

这比韦德想象的还要容易。

“你为什么在这里?抓我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在这里?还有我抓你是因为你看上去就很可疑啊!”

如此有理有据的回答韦德竟然找不出反驳的地方。

“这里是我家。”

“你家住在山洞里?”

“对啊,我家就在山洞里。”

“别闹……Oh my god!Holy shit!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韦德此时抬起头才发现这个洞穴里到处都是蛛丝,白白的,顺顺的,滑滑的,蛛丝。

“蛛丝,防风保暖防雨三合一,有时候也可以用来抓老鼠或者是其他的小虫子。”

彼得耐心的给他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这些丝,是你吐的?”

韦德面罩下面一脸惊恐。

“不是。”

韦德疏了一口气。

“还有我大哥和二哥的。”

韦德一口气又提了上去,卡在嗓子眼里。

“你就是他们说的蜘蛛妖怪?”

韦德看着这个收拾好东西之后乖乖坐在他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年轻人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山里有妖怪?”

彼得看起来比他还要吃惊。

“嘿!听我说,小男孩,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需要做的是把这些蜘蛛丝给我弄开,然后我们再继续谈。”

不管怎么样,韦德都得先把自己弄自由。

“不,你一定会跑。”

彼得笃定的说着。

这是一个意志坚定且不为所动的小蜘蛛,然而这对于韦德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说这个山里有妖怪?”

沉默了几十秒之后,彼得慢慢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凝重还有些好奇。

“亲爱的,你在搞笑吗?不,这个笑话是我听过最无聊的。整座山里最大的妖怪就是你了,你以为山下来的这些猎人是为了什么?”

韦德有些无奈的晃了晃脑袋。

“不对,我是人。”

彼得特别认真的反驳道。

“你看,我也有手,有脚,有眼睛,会说话,我吃水果和蔬菜为生。”

彼得站起身来转了一圈,他仔细的看看自己又看看韦德,除了身材上的差异之外,彼得觉得自己和韦德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人才不会吐丝,而且人也没有尖耳朵,更不会住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绑架一个陌生的男人!”

韦德这才注意到彼得的尖耳朵,那让这个小男孩看上去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如果我放了你,我就是一个人吗?或者我把这个尖耳朵砍掉?可是……”

彼得严肃的思考着,并且开始四出找寻可以用的工具。

“不不不!就算是你把它们砍掉了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那个更不可以!老天啊,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发誓你的哥哥们绝对会把我撕成肉条晾晒成肉干!”

韦德赶紧制止他,这只是说说而已,没有那个妖怪可以变成人的。即使他已经这么像一个人了。

“你在难过吗?”

韦德注意到这个小男孩突然不说话了,他站在一边看着烛火发呆。

“不……我为什么要难过?我是人,我的哥哥们也是。只不过我们离开人群居住而已。”

小男孩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本来就是微卷的头发此时变的更乱了。

“嘿!你的脚踝在流血!”

韦德抽了抽鼻子,他敏锐的闻到了血腥味,再一看,果然那个小男孩受了伤。应该是自己刚才那一枪擦伤造成的。

彼得低下头看了看,这时他才感觉到疼痛。他茫然的抬头又看了看韦德。

“这没什么关系,不久就会好起来的。”

韦德的子弹上抹了特殊的药粉,专门为了这些非人类的生物研制的。他知道,这个伤口如果不处理一下的,很快就会溃烂,这不是一个小怪物能够自愈的伤口。

“听我说,人类在受伤的时候都是要处理伤口的,如果你说自己是人,首先你就要这样做。”

韦德瞎扯着这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他也不确定彼得是否会听他的忽悠。

彼得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似乎还是有些犹豫。

“Come on!我能处理好这个,等到我们处理之后你也可以再把我用蛛丝封起来。”

彼得似乎满意这个说法,他凑到韦德的身边把他身上的蛛丝弄下来。终于解脱了束缚的韦德活动了一下身体,他现在完全有条件可以一下子制住这个小男孩,然后自己逃出去。

然而……

Fuck!Shit!这该死的同情心此时泛滥的就像是小河一样!尤其是彼得的眼睛!这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你!韦德的同情心快要淹没这片森林了!

(4)
“坐在这里。”

韦德从山洞里找到了他们睡觉用的大概是床的东西,拍拍示意彼得过来。

彼得坐在上面,把腿搭在韦德的腿上,脚踝处的药粉还在不停的腐蚀着那里的血肉,散发出恶心的味道。韦德在这个山洞中看到了一些基本的草药,但是治标不治本,他现在只能简单的缓解一下情况,真正想要治愈,他们需要到山下,找那个女巫才可以。

“如果疼的话就拽我的手,我会停下来。”

韦德把面罩稍微往上拽了拽,露出嘴来。彼得好奇的看着他,盯了一会觉的不太合适就挪开眼睛,但是很快就又瞟了回来。

“你在想这个是怎么来的?隔壁山的那条火龙你有没有听说过?希望你们不太认识。它喷火的时候我正好站在正中间,火焰沐浴,人生难得的一次。说实话 ,你们两个还挺像的。我是说性格。如果它没有吃掉那两个猎人的话,我兴许还能留它一命。但是,你知道的,有些时候它们做了错事,但是这种错事没有弥补的机会,一切就结束了。”

彼得认真的听他讲着话,这样很有效果,让他的注意力分散开,不再放在自己的脚踝上。

“你为什么一定要做人?”

韦德问道。

“因为我就是人啊,我有人的身体,人的情感,人的语言,人的一切。为什么我不可以是人?我和人吃一样的食物,我甚至于阅读过人的书籍。为什么我不能做人?”

韦德竟然语塞了,他张开嘴,脑子里想了很多,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跟彼得说。

因为你会吐丝,因为你的尖耳朵,因为你住在山洞里。因为,因为。

因为你与人类有不同的地方,所以他们才无法接受你作为同类。他们或许是恐惧,或许是嫉妒。你看火龙会喷火,你看人鱼的歌声能迷惑人类,你看他们都那么的不同。他们会威胁到人类,即使他们手无寸铁。

“你可以,你当然可以。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人’。”

最后,韦德给了他这样一个答复。彼得很开心,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和山下的人有什么区别,他偷偷的观察模仿,后来他发现,他自己就是。

“唔!”

彼得突然小声的叫了一声,韦德在把那些腐肉弄下来,这个是必要的过程。即使这个过程也多少有些痛苦了。

韦德尽量的放轻了动作,但他还是能感觉到彼得的身体在颤抖。削肉之痛,韦德当然明白。

彼得把头抵在了韦德的肩膀上,他没有哭,也不会哭。韦德摸了摸他的头发,想要给他一点安慰。

小男孩的呼吸喷洒在韦德的脖颈上,说实话,那种潮湿的感觉很难让人不想起一些艳丽绮浮的事情。韦德不是一个禁欲的人,他热衷于在床上放纵自己,这是他能给予自己放松的唯一方法。可此时,天哪!他不能对一个蜘蛛男孩有任何非分之想!

但是这个念头只维持了不到两秒钟。

去他的非分之想!这么一个可爱的蜘蛛男孩!蜘蛛男孩!你遇到过吗?你见过吗?你知道他就在你怀里的感觉吗?哦你不知道!因为他没有把头抵在你的肩膀上,因为你没有看见过他亮晶晶的眼睛!

韦德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实际上,他也只不过是把手搭在了彼得的后颈上。他的大拇指摩擦着后颈处,那里的头发短而柔软,贴在皮肤上。脚踝的伤依然在痛,草药发挥了作用,伤口处火热的感觉抵消了一部分的疼痛,彼得微微动了动大腿。

“你最好是修养一段时间,然后让你的哥哥们想办法带你下山。记得去找那个女巫,她对你们的态度可比对我好多了。”

韦德一提起那个女巫就总是忍不住的打个哆嗦,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女人向来都不是他能招惹的。

“那你呢?你要走了吗?”

彼得抬起眼睛盯着韦德,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韦德甚至说不出拒绝的话。

你知道的,韦德。你是个猎人,你不应该再在这里了。

所以,抛下这个蜘蛛男孩转身离开?

要不然呢?你还想要跟他相亲相爱一辈子吗?别开玩笑了,韦德,你不是这样的人。

别用那种语气来评判我!而且为什么不可以呢?哥要带着这个蜘蛛男孩私奔!我得让他看看外边的世界!然后让他生下一堆蜘蛛宝宝!

你这个傻逼!他是个男孩,男孩不会怀孕!

不,他是蜘蛛男孩!一切皆有可能!

等等,我们刚才讨论的是这个问题吗?

管他的,兄弟!别告诉我你对小蜘蛛没有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结婚怎么样!

结婚?听起来好像不错!嘿,你不是说我不是这样的人?

韦德威尔逊是什么样的?你想做的事情有人能够阻止吗?

说的也是!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彼得愣住了,剧情发展的太快,他也没有参与韦德的心路历程,猛的听到这一句问话,彼得说不出话来。

哦,韦德,你吓到了他!

“结婚之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彼得问他。

“如果你愿意的话。”

韦德竟然有了一点点紧张。嘿,韦德,别怂!

“我愿意。喔噢,说实话,韦德,我已经有一天的时间没有和人说话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缺水一样的让我难受!但是缺水对于我来说还好,我的意思是说,哦天哪,没有什么比一个人待着更令人难受的了!”

彼得就像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开关,一大串的话不带歇的从嘴里吐出来。这回轮到韦德懵比了。

他可真爱说。

我也是。

天生一对?

完美!

“韦德?你有没有觉得洞里有一点热?”

彼得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他觉得身上开始出汗了,这对于他来说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热?”

韦德摸了摸彼得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脖子。确实,彼得的身上热的不正常。难道是伤口引起的?韦德扶起彼得,他们必须现在就下山!

彼得的双腿发软,他把手圈在韦德的脖子上,呼吸有些急促。

“不……我是觉得……我……”

彼得语无伦次的说着,他的眼前有些迷离,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我马上带你去女巫那里!”

韦德把他打横抱起来,冲着洞外跑去。

“不!”

彼得的蛛丝突然射出封住了洞口。韦德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就被彼得压在了身下。那个散发着热气的小男孩,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难耐的蹭着。

“彼得?”

韦德的手刚要抬起来,就被蛛丝扣在了地上。

现在一切的情况都不对了。

韦德感受到了身上小男孩的不正常,不仅仅是体温,还有那种突然出现的让人不安的气息。彼得像是在抑制什么,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喉咙里发出那种低吼的声音。

韦德有些慌乱的向四周看去,落在地上的草药里夹杂着一个不明显的小花。

Fuck!韦德认出了那个小花,那个具有催*效果的小东西本来是没有这么大的效力,估计是掺杂在其他的草药里才有了这么大的作用。

上车请注意滴滴滴

(6)
第二天,韦德是被活生生的摔醒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然后猛烈的撞击在石壁上。没有掉落,因为他被蛛丝牢固的黏在墙上。

“……你们回来了?”

彼得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洞口的两个人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很显然,他的脑子还没有跟上现在的情况。

“这是什么情况!”

身量较高的那个皱着眉头指着墙上的韦德问道。

“嘿,他叫韦德。他是我的……丈夫?对,是丈夫。我们要结婚了!”

听到彼得的回答,他的两位哥哥的身型同时僵硬了一下。手指骨捏的嘎巴直响,冲着韦德就走了过去。

“听说你要娶我弟弟?”

他们两个人冲着韦德露出一个不算和善的微笑,然后将怒火诉诸于行动,等到两个人稍微平静下来之后,彼得光着身子跑过来阻拦。两个人看到彼得满身的痕迹之后,怒气值达到顶端。

唉,养了多年的弟弟终于还是被人拱了。

TBC









评论(23)
热度(28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