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阿拉灯神丁》无能力au一发完

 

*韦德x彼得

*一个神灯的au,但是好像除了神灯之外和阿拉丁故事没有任何关系,有私设

*和 @一袋大虾太太开的脑洞,但是写着写着我就又跑偏了

*角色性格偏差,欢迎捉虫

 

 

下面正文

 

《阿拉灯神丁》

 

彼得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踏进了沙漠,他跟在长长的商队后面,听着骆驼咀嚼的声音入眠,在沙暴来袭时躲在梅婶的怀里跟着他们一起低声祈祷。

 

他见过这个世界上最明亮的星星,在黄沙之上,在夜空之中。

 

商队里的男人们沉默的喝着酒,他们把干巴巴的粮食递给彼得,又把酒囊送进他的嘴里灌上一口烈酒,看他抻着舌头呛的眼泪直流,然后他们从嗓子眼里发出那种压抑的笑声。

 

这口酒能让彼得的身体暖和起来,沙漠里的温差足以让他在睡梦中死去。

 

只是可惜,这烈酒一喝几年,他却还是没有习惯。强压着一口咽下去,眼泪顺着眼角又全都溢了出来。当年沉默的商客们换了一拨又一拨,有的人白骨埋进黄沙里,虫子爬过眼窝,流沙灌到舌底。有的人落进了温柔乡,小儿子盘上膝盖,热汤就着面包,火腿上撒了乳酪,灯火熄了梦一场,沙漠里还刮着狂风,骆驼晃着尾巴,烈酒掉到胃里,一把火烧光了所有英雄幻想。

 

彼得还记着,有个不太沉默甚至算是聒噪的男人告诉过他,沙漠里藏着神明,沉睡在金属的灯盏里。

 

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映着星光璀璨又像是烛火初燃,然而落在了无边无际的沙漠里,像是一滴水突然被蒸发,干净的找不到痕迹。

 

找到神明,他会许给你三个愿望。

 

这是男人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第二天,男人带着一壶水,一袋口粮头也不回的扎进了沙漠的深处。他们说,男人病的很重。他们说,男人的愿望只有灯神才能实现,他们还说,这世间的神明都是无所作为。

 

只有彼得注视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像是读了一首还没有写完的诗,梗在喉头,千言万语都化成了沙漠里的一粒沙。

 

 

 

 

 

这一别就是好多年,男人没有再从沙漠里走出来。来来往往的商队踏的沙子变了形状,可一阵风吹过,所有的痕迹都一并掩藏了。

 

 

彼得又梦到了那个男人,只不过梦里的他沉默不语,和记忆里到是多了太多的不同。

 

他从滚烫的沙子上醒来,感觉到有个东西在戳他的屁股,他站起身晃了晃脑袋上的沙子,转过头,和一个带着黑红色面罩的陌生男人磕了个对脸。

 

“嘿,你醒了!”

 

陌生的男人揉着额头呲牙咧嘴的说道。

 

“啊……是啊……你是谁……”

 

彼得被这一下撞的又跌坐了回去,索性盘了腿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这和古怪的男人。

 

“你看这是什么!”

 

男人从背后掏出了一盏破旧的油灯,兴致冲冲的举到彼得的面前。

 

“额……一盏破油灯?”

 

彼得把那个快要挤到他脸上的东西稍稍推开一点,然后从后面冒出头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给你三次机会,再想一下,这是什么?”

 

男人摇了摇手指,面罩被他夸张的表情挤出褶皱。

 

彼得盯着男人的脸张大嘴巴,然后又在对方期许的面部动作中缓缓的合上。

 

“我不知道。”

 

“哦天呐!!这是神灯!!神灯啊!!愚蠢的凡人啊,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神灯的传说吗!摩擦摩擦就可以许愿的那一个!”

 

男人几乎要崩溃的捂住自己的脸。

 

“啊!神灯是这么个破烂!”

 

彼得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现在我问你,你有什么要想要实现的心愿吗?”

 

彼得乖乖的点了点头。

 

“ok,把你的手放到灯上,然后擦一下就行了。”

 

男人抓过彼得的手就要往灯上面按,彼得突然挣扎了起来。

 

“怎么你不想实现愿望?”

 

即使带着面罩彼得也觉得男人一定挑起了眉毛。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另有企图。”

 

“我对你能有什么企图,一穷二白的只剩下裤裆里的一坨肉而已。”

 

“我的天哪!你竟然还觊觎我的肉体!”

 

彼得捂着裤裆向后猛撤了两步。

 

“没有人觊觎你的肉体!我要的只是你的三个愿望而已!实现了你的愿望,我就可以从这个该死的破灯里出去了,你懂了吗?”

 

男人捂着脸在原地打了个转然后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

 

“你能让我再想想嘛?”

 

彼得低着头想了一会,万分纠结的抬起头问他。

 

“三分钟。”

 

“五分钟。”

 

“一分半。”

 

“两分钟。”

 

“快点!”

 

“Yes,sir!”

 

 

 

 

两分钟之后,无边无际的沙漠上传来了这样两个声音。

 

“摸!”

 

“啊……不太好吧……”

 

“让你摸那你就摸!”

 

“知……知道了……好热……好硬……”

 

“对,继续。”

 

“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

 

彼得一边摩擦着灯身一边问着灯神。

 

“我也不知道,但是灯神指南上就是这么说的,擦完了没有?”

 

浮在半空中的灯神打了个哈欠问道。

 

“擦完了。”

 

彼得把灯举起来给他看了一眼。

 

“还不错,接下来你就可以说你的愿望了。”

 

灯神把胳膊枕到自己的脑袋底下,腿翘上了二郎腿,脚来回的乱晃着。

 

“我的第一个愿望。”

 

彼得咽了一下口水。

 

“告诉我你的名字。”

 

话音落下,两个人相顾沉默。

 

“你的……愿望?”

 

灯神差点从半空中摔下来。

 

“是的。”

 

彼得异常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要问的这种问题。”

 

灯神无奈的耸了耸肩。

 

“韦德。”

 

“韦德……”

 

彼得小声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那我以后就可以叫你韦德了,我叫彼得。”

 

“无所谓。”

 

韦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他可不在乎贪心的人类叫什么。

 

“第二个愿望,让我活过这个晚上。”

 

彼得拽下了衣角上飞出来的线头,捏在手指肚上,揉搓成了一个小球。

 

韦德抱着肩膀,赤裸的脚在沙子上面打着拍子。

 

“只有今天晚上?”

 

“这就足够了。”

 

彼得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他把手上的线球松开,轻飘飘的小东西被风一吹就没了踪影。

 

“好好好,你才是老大。”

 

韦德变出了足够的清水粮食还有抵御夜晚还冷的衣服和火堆,突然出现的东西让彼得小小的惊呼了一下,这样的场景让他想起了那些沉默的男人们,还有那辣嘴的烈酒。

 

“你的第三个愿望呢?”

 

“我这会儿不想许。”

 

彼得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这可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韦德不满的挥了挥拳头。

 

“我又没有说要把三个愿望一起许完。”

 

文字游戏总是不过时又绝对有效的。

 

“哦不!”

 

韦德跳着脚的在原地打着圈圈。

 

“我保证这个晚上过去我就会许下第三个愿望。”

 

彼得伸出手捂着心脏发誓。

 

“我也发誓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你踹的远远的。”

 

韦德小声的说着。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韦德胡乱的摆了摆手,他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姿势,翻了个身背对着彼得。

 

 

火堆里噼里啪啦的响着,火光映在彼得的脸上,就连沙漠的夜晚也让他觉得没有那么难熬了。

 

 

“你为什么会在沙漠里?”

 

彼得学着韦德的姿势躺在地上,他眼里面有一颗星星,不算是太孤单。

 

“这种废话就像在问我老妈为什么是老妈而老爸却是个混蛋一样,这种问题没有答案,我也不知道,问题宝宝。”

 

韦德依旧没有转过身来,他用脚挠了挠大腿。

 

“我以为神灯什么都知道。”

 

“神灯又不是百科全书,就算我是,我也不会告诉你,除非这是你的第三个愿望。”

 

“哦算了吧。”

 

彼得笑着叹了口气,他才不想把愿望浪费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他只是想和韦德说说话而已。

 

“说说你吧,你为什么在沙漠里?”

 

短暂的沉默之后韦德转过身来,漫漫长夜真的太无聊了,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这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彼得从地上赶紧爬起来像个认真的学生一样坐到韦德的面前。

 

“我是来这里找一个人的。”

 

“那你找到了吗?哦你肯定没有找到否则现在就是两个倒霉蛋坐在我面前了。”

 

韦德把面罩提起来一点,下巴的皮肤上面凹凸不平,布满了伤痕,他看见彼得一瞬间暗下去的眼睛又加了一句。

 

“或许你可以和我讲讲他的故事,他是你的什么人?兄弟?朋友?还是亲人?”

 

“他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韦德要说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他盯着彼得那张认真的脸看了好几遍才说出口。

 

“陌生人?”

 

“这么说不太贴切,我和他曾经聊过天。”

 

彼得扣着自己手上因为干燥而爆起的死皮,眼睛却在盯着地上。

 

“你为了一个陌生人就只身闯进沙漠里,我应该夸赞你勇敢吗?小男孩!”

 

“他去找神灯了。”

 

就这一句话,让韦德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几年前,就在这个沙漠里,他和我一样,带着一点清水和食物,走进了沙漠的中央。”

 

彼得把头抬了起来,他看向韦德,眼睛里的星星没有了。

 

“很显然,你比他幸运。”

 

韦德躲开了彼得的目光,他有些不自觉的撇过头去。

 

“或许吧。”

 

彼得收回了他的目光。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沙漠边缘的城镇里,他带着一身的伤去酒馆里喝酒,我猜酒馆的老板是他的朋友才会任由他在那里胡闹。有的人怕他,有的人厌恶他,有的人巴结着他,可无论是谁都被他搞的团团转。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个雇佣兵。“

 

彼得顿了顿,喝了一口清水。

 

“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坐在商队最后面的骆驼上面,晃晃悠悠的跟着进了沙漠。没有人跟他说话,他自己一个人就和骆驼说,说他临走前吻过的姑娘,说他那个不靠谱的损友,说他自己的故事。梅婶总是不让我靠近他,可是你知道的,没有那个小男孩能抵的住一个传奇的故事,即使,他是一个不太正面的例子。”

 

“人格魅力。”

 

韦德提了一个词,彼得摇了摇头犹豫着又点了点头。

 

“青春期的英雄梦。”

 

“他告诉我那个眼盲的房东太太床下藏着数不清的金条,她在闲暇时间里总是喜欢一遍又一遍的数着那些金灿灿的东西。还说他的初恋情人不久前离了婚,他说他就知道那个总朝他泼脏水的小胖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总能讲出不同的故事,习惯性的挥舞着手指。有些时候主角是他,有些时候是一条狗,或者只是一块发了霉的面包。”

 

“他走进沙漠中心的之前给我讲了最后一个故事。”

 

彼得笑了笑,眼睛微微的弯起来,韦德被他的表情吸引住。

 

“他说,沙漠里藏着神明,沉睡在金属的灯盏里。”

 

“你是为了找到神灯,还是为了找到他而来?”

 

韦德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他刻意的放缓了语速。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或许我只是追着一个摸不到的幻想而来。”

 

彼得伸出手摸了摸眼前的一片虚无,寂静的沙漠里只有不甚清晰的呼吸声,在火焰的爆裂之后,从空气和肺之间蔓延。

 

“他只不过是个会讲故事的混蛋而已。”

 

韦德把面罩重新拉了下来,严严实实的挡住自己的脸。

 

“每一次我走在沙漠里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些故事,和我一成不变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我在想,如果我死在了沙漠里,一定不会有人为我吊唁。”

 

彼得的亲人们已经离去,剩下他自己一个人行走在这个世界上。他想过要去很多地方,至少要在死亡来临之前,看过那个男人讲给他的风景,可是最终他还是走回了沙漠里。他看过比这里美上一百倍一千倍的景色,也尝过比烈酒好喝过千千万万倍的美酒,可是那些都不能弥补他胸腔里丢失的那一块血肉。他天生要奔走四方,却偏偏心有所系。

 

“你向往他那样的生活吗?”

 

韦德问他。

 

“我不会杀人,也不会伤害别人。”

 

彼得摇了摇头。

 

“你应该离开这里,小男孩,这里可不是你实现理想的地方。”

 

韦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显得有些生气,他双脚踩在沙子上,来来回回的走着。

 

“喔噢,我应该现在就把你扔到某个小酒馆里,喝上一顿你就会清醒了。”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手开始不自觉的胡乱挥舞起来。

 

“威尔逊先生。”

 

韦德的手停了下来。

 

“你在叫谁?”

 

他的猜自己面罩底下的表情一定僵硬了。

 

“韦德·威尔逊。”

 

彼得朝他走进,手捏住了他面罩的边缘,韦德死死握住了他的手腕。

 

“不。”

 

两个人僵持着动作互相对视,最后是韦德先松开了手,他任由彼得把他的面罩揭下,凹凸不平的皮肤上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双眼睛。

 

“你向神灯许了什么愿望?”

 

彼得的手轻轻的触摸了那些伤痕,又很快的缩回来。

 

“永生。”

 

韦德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意味,像是叹息又像是自嘲。

 

“对,他没有骗我,我永生了,永永远远的待在这个该死的灯里,自己和自己的手脚对话,我甚至还给他们起了名字。除非……”

 

“除非找到另一个许下愿望的人,而这个人会接替你的位置。”

 

彼得接过他的话,韦德点了点头。

 

“那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沙漠里突然卷起了狂风,韦德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开始慌张的看向彼得的方向。破旧的灯盏里突然发散出了光芒,一股不属于他的力量包裹住了彼得。他看见了彼得蠕动的嘴唇,却怎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骨骼和血肉像是重新生长一般的在他的皮肤里游窜。韦德知道,他解放了,因为彼得许下了第三个愿望。

 

风渐渐停了下来,沙漠中没有了彼得的身影,甚至于连神灯都没有了踪迹。一切就像是一场梦而已,他从来没有生过病,没有踏进过沙漠,没有捡到过神灯,没有许下过愿望,没有碰到过彼得。

 

可这明明就不是梦。

 

 

韦德花了三天的时间从沙漠里走了出来,剩下的清水和食物给了他这个机会。机缘巧合,彼得索求的都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他拖拉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在边缘小城里,没有人再在意他,他们既不恐惧也不谄媚,所有的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韦德走到他那个损友的小酒馆里,贴着墙角坐下。

 

“韦德?”

 

有人认出了他,酒馆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你竟然回来了,我们打赌你不能再从沙漠里回来了。”

 

老朋友递给他一杯酒,磕破了边儿的酒杯撞在桌子上发出闷响。

 

“你赌的什么?生还是死?我就知道,你肯定赌的我死。”

 

韦德用酒涮了涮嘴巴,又把剩下的浇到了脚上的伤口上,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这次你错了,我赌的你会回来。感谢上帝,终于让我赢了一回。”

 

又一杯酒端上来,韦德一饮而尽。

 

门口的铃铛响了又响,酒馆里没有人没有人抬头去看。

 

“威尔逊先生,介意给我一杯酒吗?”

 

一个不太高大的身影坐在了他的旁边。

 

“一杯酒,一个故事。我想你一定很有兴趣给我讲一下都发生了什么。”

 

韦德把酒递过去又收了回来。

 

“当然。”

 

“那好吧,干杯?”

 

“干杯!”

 

 

END

 

 

ps:彼得怎么回来的,这是一个bug,我觉得他完全可以许一个愿望,给自己自由之类的,然后韦德自由了,他也自由了,这不就一举两得了吗……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没有想通这个bug,我就是想要一个单纯的he而已……

 

 

评论(8)
热度(16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