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吸血鬼狼人AU《你们谁养过小狼人》

*吸血鬼狼人au
*吸血鬼贱x狼人荷兰虫
*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可以当做一个脑洞看
*无车搞笑风
*ooc十分严重,十分严重
*脑洞是@一袋大虾 太太提供,这么萌的梗,我为什么写成这个样子!
*这是一篇毛血旺风格的吸血鬼文

下面正文

(1)

有人知道吸血鬼要怎么样才能自杀?

十字架?银弹?还是阳光?

还不如给Winchester兄弟打个电话,上门服务还不收手续费。

Wade晃悠在漫长的夜里,他朝着巷子里呻吟的男女谩骂,冲着街边上抽搐的瘾君子吐口水,然后拎着手枪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谣。

他一边哼着一边把银弹装进枪膛,抵在太阳穴上来了一枪。

“呯”

Wade的身体缓缓倒下。男女的呻吟不曾停止,瘾君子的目光也不会聚焦在他的身上。这里还是那个夜晚。

过了一会,Wade自己从地上爬起来。

“嘿,就没有一个人来问问我怎么了吗?”

Wade摊着手从原地转了一圈。

“下次试试剖腹怎么样?我知道,你们都想看点大新闻。”

他太阳穴上的伤口正在愈合,很快,不会有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WadeWilson是个吸血鬼。

额。

一个奇特的吸血鬼。

他不混迹在吸血鬼的领地里,也不去抱吸血鬼猎人的大腿,祈求庇佑,出卖同类。

当然,他的爱好是偶尔去狼人的地盘上撩骚。

对,字面上的意义,撩骚。

“嘿,亲爱的小狼狗们,有没有想我?”

当他再一次的被撕碎了扔出来后,躺在地上说道。

“你应该知道,没人愿意把你拼起来。”

Wade隔壁的Blind Al推着她的小推车过来,把他一点一点摸索着捡上车子。

“我知道我知道,除了你。你是我的传奇,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的老二压在我的脸上?”

Wade的头被放在了最下面,这可有点糟糕。

“Shut up!小积木。你不能要求一个盲人这么多。”

Blind Al捡起来一块看不出来是哪里的肉,扔在上面。

“oh,我看见我自己的肾了!”

Wade尖叫着。

“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把你剁成肉馅。”

Blind Al有些吃力的推起车子。

“那我希望他们把我和胡萝卜放在一起,我一直都挺想试试的。”

Wade努力让嘴不要碰到自己的蛋蛋。

“我一定会转告他们的。”

推车猛烈的晃动了一下。

Fuck!Wade骂了出来,被自己的老二捅进嘴里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Wade住在一个破旧的公寓里,那个Blind Al是他的房东。

“往左挪一点,对对,就是那个位置,哦亲爱的,你拿的是我的左手。嘿!这可不行,我的左手掌握着我的性福,你不能这样对他。”

躺在餐桌上的Wade喊到。

当Blind Al把他的零件全部归位之后,她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就算你是吸血鬼你也不能这样使唤我。”

“你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人类,如果你再年轻十五岁,我一定会和你打一炮。”

Wade仰望着头顶的灯说道。

“你是我见过最麻烦的吸血鬼,如果我再年轻十五岁我肯定会和那个跳拉丁舞的骚男干上一炮,而不是你。”

可惜Blind Al并不吃他这套。

“Come on,亲爱的,你明明乐在其中。”

Wade闭上眼睛。

Blind Al在沙发上不屑的哼了一声。

“话说,你介意我养点什么小动物吗?”

过了一会Wade问道。

“你该不会打算偷个狼人回来吧?”

“Bingo!我就说我们心意相通!”

“Oh,god!Wade我是不会再帮你的。”

Blind Al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用她的导盲棍戳了戳Wade。

“嘿,你戳到了我的腚!我现在可不能陪你玩什么奇怪的play。”

Wade喊到。

Blind Al不再理他,转身离开房间。

一瞬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Wade又开始哼起那首不知名的小调,然后等待着血肉慢慢长回到他的身上。

他是不会死亡的Wade。

即使吸血鬼猎人们把他曝晒在阳光下,也只是毁了他的容貌而已。他用圣水沐浴,用银弹来镇定,然后在吸血之前祷告着天父的名字。

可惜,死亡并没有降临。

(2)

第二天恢复原样的Wade穿着裸体围裙在厨房里做早饭。

“这是我对你的感谢。”

他风骚的从Blind Al面前走过,然后把煎蛋放到了她的桌子上。

Blind Al抓了一把他的屁股。

“吸血鬼们可不是暴露癖。”

“个人的小爱好。”

Wade甩着老二从冰箱里拿出来一袋冷藏的血浆。

嘿,现在可是21世纪。没有哪个吸血鬼还会去自己捕食,好吧,除去那些有特殊癖好的贵族们。说实话,那让人作呕的老派风格就像是上个世纪的gv一样。

“呼!”

Wade干光了血浆,然后长舒了一口气。

那些血浆就好像从胃流进了他干瘪的心脏一样。

别问他为什么心脏和胃是通的,他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我今天大概会晚点回来。”

Wade穿上衣服,然后亲吻了Blind Al的脸颊。

“希望你不会落在他们手里。”

Blind Al咀嚼着煎蛋说道。

“祝我好运。”

Wade把兜帽带上,插着口袋走出了屋子。

(3)

什么才算是极品的血浆?

对于大多数的吸血鬼来说,他们喜欢干净的少女或者青年男子的血液。那些年轻而且美丽的肉体是餐前的装饰物,没有谁不爱美丽的事物。吸血鬼也不例外,尤其是那些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的老吸血鬼们,他们在吸血之前都恨不得沐浴更衣一番。

然而对于Wade来说,他最喜欢狼人的血液。

这个在月圆之夜变身的种族有着天生的野性,他们拥有利齿和爪子。Wade可知道,那种被撕碎的感觉。

他们的血管里流动的就像是烈酒,喝进身体里就会燃烧起来。

当然,没有哪个狼人会愿意被吸血鬼吸。

他们和这个喝血的种族就没有过和解的时候。

Wade是去参加地下拍卖行的拍卖会。

这可不是吸血鬼的交易,这是人类的。

Wade进入的时候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肉体,这些容器里面装着最新鲜的血液。

他找了一个比较暗的角落坐下,但仍然有人看到了他的脸。他们指着他小声的议论着,发出那种像是指甲划过玻璃的笑声。

Wade舔了舔牙齿。

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他看见那两个人去了厕所,就跟着也出去了。

“丑八怪,让我们看看你的老二上是不是也这样?”

那两个人明显磕了药,含混不清的说着过来搭住他的肩膀。

“你们知道‘胡桃夹子’吗?”

他们摇了摇头。

“唉,年轻人,少嗑药,多读书。”

Wade撇了撇嘴。

“少他妈废话……啊!啊!”

突然,其中一个男人发出了惨叫。他捂着裤裆躺在地上打滚。另外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打在了地上。

“你可没资格来看我的老二。”

Wade冲着他们抓了抓裤裆。

等到他回去的时候,顺道拐进了后台。

真的只是顺道而已。

对他的蛋蛋发誓!他只是想看看还有什么值得他等待的宝贝。

“书信……宝石……还有这些无聊的裸体女人们……”

Wade把那张价值上亿的画扔到了角落里昏迷的守卫身上。

“喔!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Wade趴在一个铁笼子上,几乎快要把脸挤了进入。

“唔唔……看到一个……西……小狼人……”

他的嘴撅成O型说道。

笼子里趴着的那个人形生物赤裸着身体,闭着眼睛,只有浅浅的呼吸。

“被这种东西困住,狼人的未来真是一片黑暗。”

Wade徒手把栏杆掰开,一边吐槽一边走进去。

“我就说我命中注定要有一只小狼狗。”

他拿手戳了戳那个小狼人,没有反应。

“来吧,Aurora。”

Wade把他扔到了肩上,然后拍了拍那个浑圆的小屁股。他就说嘛,狼人的屁股是世界的财富!

“你是什么人?”

统一着装的男人们突然涌进这个小小的后台。

“我说英雄救美的故事怎么可能这么顺利。”

Wade翻了个白眼。

永远别和那个叫做Wade的吸血鬼作对。

这是每个混迹在生死之途的人都听过的话。

没有人能杀死这个吸血鬼,他自己也不可以。

“嘿,让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我把钱给你们,你们让我带走这个小狼人。”

Wade今天不太想动手,大概是因为新长好的胳膊总有些不太对头。

“他不是商品。你把他放下,我们就让你走。”

为首的那个肌肉男说道。

“不是商品?你们这简直就是在欺骗消费者的感情!我要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们!”

Wade又趁机拍了拍那个小屁股,手感真好!

“死侍,我们知道你是吸血鬼。可这个狼人是一个客户特定的。这里的拍卖品随便哪个你都可以带走,除了他。”

肌肉男皱紧了眉头。

哦他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个一个代号。

“你们的废话太多了。”

Wade现在没有心情跟他们在这里扯淡,他有两个选择。干掉这些人和干掉这些人。

“死人才有权利要求我。”

他的手撕裂喉管的时候,肌肉男的眼皮还没有落下。Wade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自己,他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Wade把手在那件看上去就廉价的西装上面抹了抹,然后享受着被血腥味包围的感觉。

“哦,我忘了,死人不会说话。”

他踩着尸体走出去,把小狼人往上推了推。

(4)

“我回来了,看我带回了什么!一只小狼狗!”

Wade把门踹上,大声的喊着。

“Oh,shit!你真的……”

Blind Al手里的水杯掉在了地上。

“不不不,这可是我救下来的,我是他的superman。”

Wade把小狼人放在沙发上。

“他还这么小。”

Blind Al用手摸索着探去,她摸到了那个年轻的身体,那是和他们都不一样的感觉。

那是生命。

“你真应该看看这张脸,soooooooo cute!”

Wade捧着脸蹲在沙发旁边。

“你这个变态。”

Blind Al把手杖敲在他的背上。

“不不不,我可没有你那么龌龊的想法。”

Wade摇了摇手指。

“他是我的储备粮。”

“变态中的变态。”

Blind Al用手杖戳他的蛋蛋。

“我可是吸血鬼。”

Wade露出了他的牙齿。他可没有那些所谓的同情心,他热爱的是这具身体里涌动的鲜血还有皮囊。

当然,日后被疯狂打脸的Wade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如果狼人知道了……我都不敢想象。”

Blind Al捂着嘴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着笑。”

Wade翻了一个白眼。

“我倒希望你能提前把房租给我。”

Blind Al放下手,收起刚才那个虚伪的哭声。

“你这个狠心的老太婆。”

“你这个不要脸的吸血鬼。”

“谢谢。”

“同上。”

(5)

PeterParker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了Wade那张伤痕累累的脸。

“嗨,Aurora!*”

“嗨。”

Peter有些反应迟缓的举起手和他击了一掌。

谁是Aurora?

“我这是在哪里?额,我记得我是去……然后……然后我就忘了……”

“然后你就被恶毒的巫女诅咒了,陷入了沉睡,勇敢的王子拯救了你。”

Wade捧住心口一副被感动的样子。

“我可不是睡美人!”

Peter反驳道。

“都一样。你叫什么?”

“PeterParker。”

“PeterPeterPeterPeterPeter。”

Wade念叨着这个名字。

“你是谁?”

Peter抽了抽鼻子,他闻到了一个让他觉得竖起汗毛味道。

“你是吸血鬼!”

“回答正确!”

Wade打了个响指。

“wooooo!你是吸血鬼!”

Peter从被子里钻出来,一脸新奇的打量起Wade。

这个反应可和Wade想象的不太一样。

“说实话,我一直都是吸血鬼的粉丝。”

Peter的眼睛里亮晶晶的,盯得Wade有些不自然。

“你睡在棺材里吗?”

“会变成蝙蝠吗?”

“woo,真的吸血鬼耶!耶!”

“你怕阳光吗?”

“十字架呢?”

“你吃中国的毛血旺吗?”

“我可以看看你的獠牙吗?”

“……”

头一次,Wade被一个小狼人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狼人都不喜欢吸血鬼。”

Peter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可是我超喜欢啊!你们的传说和故事都太cool了!”

Wade突然反思起了自己想要养一个小狼人的想法。

狼人的话都这么多吗?

“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Wade。”

“woo,我知道了一个吸血鬼的名字!”

“嘿,听我说。”

Wade制止住了他。

“首先,你作为一个狼人,不应该喜欢一个吸血鬼。”

他需要矫正一下这个小狼人的观点。

“为什么!”

Peter一脸震惊。

“可是你喜欢我啊。”

Wade也同样的一脸震惊。

“谁说我喜欢你!”

“可是你把我救回来了,我知道,那些人要把我卖给一个外国人。”

Peter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吸血鬼都可以喜欢狼人,为什么我不可以喜欢吸血鬼。”

“这不一样,我喜欢的是你的……”

Wade的话在Peter的目光中吞了下去。

血液。

他发誓,他真的只是喜欢那些狼人的血液而已!

“你是我的食物,你明白吗!我的储备粮!”

oh,shit!他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Wade看着Peter一点点变得失望,突然有些烦躁。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Peter有点难过,他以为他和一个吸血鬼做了朋友。

不不不,不会有哪个朋友要吸你的血,也不会有哪个朋友会把喜欢挂在口头。

Wade难得的叹了一口气。

“我是吸血鬼,你是狼人,你是我的储备粮,我们的关系,明白了吗?”

Peter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可我还是觉得你喜欢我……你知道吗?在中国,被一个人救了就要以身相许*。”

“ohhhhhhh,nooooooo,我不会喜欢你,也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Wade抹了一把脸。

“那你要干什么?包养我?”

“那个词可不叫包养,我只是把你储备起来而已。”

“可是你要喂我吃的还要供我上学。”

“WTF,你还想要上学?”

Wade有点懵比。

“为什么不,我还是个学生!”

“你是我的粮食不是我的儿子!我为什么还要供你上学?”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是个有合法身份的公民,你要看看我的证件吗?哦,它们现在不在。”

Peter挠了挠脸。

“……要不然我把你再放回去吧。”

Wade盯着他沉默了一会说道。

凭什么一个狼人都有合法身份,这不科学!

“Wade,你这是始乱终弃!”

Peter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一脸悲痛。

所以说狼人和吸血鬼天生不对头。

“明天,你去你的学校,我过我的生活。我们就此别过。”

世上狼人千千万万,何必单挂这一只!

“Wade,说实话。”

Peter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严肃中还有点感伤,感伤中又有点忧郁。

“我还挺喜欢你的。”

“以后!在我家里!不许说喜欢这个词!”

“哦。”

……

Wade叹了第二口气,他这莫名其妙的当爹感是怎么回事?

(6)

Wade做梦了,在他很多年之后的再次入睡时。

有人说无梦之人的梦总是代表了什么。

在那个梦境里,PeterParker顶着一个大肚子,一脸温柔的看着他。

“Wade,这是你的孩子。”

你的孩子。

孩子。

子。

Wade光溜溜的冲进厨房赶紧磕了一包血。

还有什么是比小狼人更具杀伤力的。

一个话唠的小狼人。

一个话唠还可爱的小狼人?

Oh,no!

Wade打开了这个夜晚的第二包血。

长夜漫漫,还是磕包血冷静一下。

以后。

以后再说。

END

*Aurora:睡美人
*在中国被救了要以身相许:你们记得poi里那个神烦的富豪小哥吗?李四叔的一脸懵逼。

评论(43)
热度(3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