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贱虫】《指尖》指交play/荷兰小虫/abo小自行车跑的不太快(超链接已上)

*死侍x荷兰小虫
*指交play,小虫未成年,所以车开到半道,后续《一颗糖》小车嘟嘟嘟 


*角色性格偏差,欢迎捉虫
*abo设定
*一发完结

下面正文

(1)

彼得帕克是个Omega。

这一点是在他第一次分化性别时的发·情期得知的。

当彼得从湿淋淋的床上挣扎着起来的时候,梅已经祈祷了好几天了。

“嘿,梅,额,我知道这看起来挺糟糕的,可是我没有事。”

他的手脚酸软,全身无力,身后难以启齿的位置还在淌着液体。当然,一切归功于这Omega的性别。

“我已经打了抑制剂了,不信你看,我现在还可以去和布鲁克林的小子们再干一架。”

彼得显示力量般的鼓起他胳膊上的小肌肉,然而这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

“亲爱的,你应该躺下来再休息一下。”

梅擦掉他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在那上面落下一个吻。

她当然明白一个Omega意味着什么。就算在现在的社会里,也没有绝对的公平。Omega的性别会让他的人生变得不同。

她的彼得会和一个Alpha结婚吗?

oh,god!

梅捂着胸口小声的祈祷着,别让这一切变的更糟糕了。

彼得对自己的性别没有什么意见。

Alpha,Beta,Omega。

无论什么都不会影响他成为纽约的英雄。

嘿,是不是忘记说什么了。

那让我们重新再来一次。

我们的小彼得帕克,是纽约市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蜘蛛侠。

对,没错,纽约好屁股,哦不,纽约好邻居!

现代的抑制剂和伪装信息素带来了很大的便捷,他可以在发情期的时候依然巡视整个纽约城,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

当然,除了某个变态雇佣兵先生。

“今天的小蜘蛛依然没有发·情。”

死侍语气失望的说道。

“嘿,这可不厚道!”

彼得锤了他一拳。

“还有为什么只有你能闻到我的信息素,我明明已经做了伪装了。”

他闻了闻自己的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Beta。

“兴许是当初那帮变态在我的鼻子上动了什么手脚,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我的鼻子没有以前挺了!”

死侍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你是什么味道的?之前我一直没仔细闻过。”

彼得用力抽了抽鼻子。

“小家伙,没人告诉你作为一个Omega这么闻Alpha的信息素是要出事的。”

死侍下意识的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

“啤酒混着烂水果的味道。”

彼得揉了揉受到极大冲击的鼻子,哦,这个味道!

“绝对不会有Omega会因为这种味道发情!”

“这可不是我的信息素味!这只是因为我刚刚去扫荡了一个破烂酒吧而已。”

死侍不满的抗议道。

“而且未成年Omega没有资格对我的信息素评头论足。”

“你这是歧视未成年。”

彼得伸展了一下身体,他不能再和死侍说下去了,他需要去拜访一下Mr.Stark,问问他有没有更好的抑制剂,即使他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其实还挺好闻的,但他也不能像个小香水瓶似的从纽约城穿过。

彼得荡着蜘蛛丝离开,剩下死侍站在大厦的楼顶。

“一个奇怪的Omega。”

他摇晃着自己的头,从裤子兜里摸出一个刚刚从酒吧里捡来的MP3,上面的血迹还没有擦干。

“一个奇怪的蜘蛛侠。”

(2)

没有人会质疑死侍的性别,当他顶着一身的Alpha信息素闯进一个Omega酒吧时,场内已经不能用混乱来形容了。

他满意的看着每一个瑟瑟发抖的Omega觉得自己的信息素还是完美的。

哦,他可没有因为一只小蜘蛛的话而感到什么,啤酒加烂水果?他是Deadpool不是Deadfruit。

然后他拍了拍屁股离开。今天他可没有心情去找Omega来一发,那些在床上哭着喊着的小东西们,让他觉得有罪恶感。

嘿,死侍当然也有罪恶感这种东西。

好吧,他把这归结为Alpha的天性,他不能放任那些Omega在他床上哭成一个喷泉。然后,他本应该燥热的夜晚就变成了一场青春偶像剧,还是淋着大雨的那种。

“死侍有他的左手右手好兄弟。”

他抓了抓裤裆,不得不说那些Omega的味道确实影响了他。

“嘿,死侍!”

“嗨!小蜘蛛!”

死侍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他热情的转过身打招呼。当然,用的是另一只手。

“我刚从Mr.Stark那出来就听到了有人报警,说有一个紧衣变态男闯进了Omega酒吧。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第二个人了,我们才刚刚分开几十分钟!”

彼得无奈的按着额头,他手上的蛛丝发射器对准了死侍。

“我知道你想我,我也很想你。”

死侍把两只手都抬了起来向他示好。

“你的信息素至少让一半的Omega都进入了发·情期,说真的,真的有Omega会因为这样的信息素发情!”

彼得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都说了那不是我的信息素味道!Holyshit!不会有人是啤酒加烂水果的味道!”

死侍发现他在面对彼得的时候总是很难保持镇定。

双重意义上的,但现在我们只讨论其中一个。

“那也不代表你可以在一堆Omega中间释放你的信息素,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去开放酒吧,那里的Omega至少都有准备。”

彼得摸了摸鼻子。

死侍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为什么要去Omega酒吧,那可有点丢人。

“纽约的乖宝宝根本就没有去过酒吧吧。”

死侍妄图扯开话题。

“我不需要去,我每天已经够累的了。说实话,我真想这会就回去躺在床上睡一觉。”

彼得把手收回来,他真的很累,浑身酸疼的要死,这可不太对头。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死侍突然抽了抽鼻子。

“味道?”

彼得也闻了闻,除了这条小巷里的发霉的味道他什么也没闻到。

“oh,shit!是你的信息素。恭喜小蜘蛛终于进入发·情期了。”

死侍抱着肩膀看他。

“这不可能,我打过抑制剂了。而且……”

彼得又用力的闻了闻。

“我闻不到我自己的味道,我也感觉不到任何的……额,热潮……黏腻感……”

他皱着眉头说道。

“我敢保证,不出一分钟,整条街的Alpha都会顺着你的味道过来,然后撕掉你的衣服,排着队的等着上你。”

死侍躲开了彼得的攻击,他当然知道彼得可不会容忍他的胡说八道。

“闭上你的嘴,安静一点。现在的状况可不太对。”

彼得确实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他的手脚有些发抖,这让他无法瞄准目标。可是他仍然干燥的像往常一样,大概是抑制剂的作用。

有几个Alpha已经探出头来了,彼得不知道自己的味道是什么样子,但看那些人的表情……

哦,天哪,他竟然还有心情想这些!他现在应该放倒这些Alpha离开,然后全纽约城的人就会知道他们的蜘蛛侠是一个Omega。

“按照我看的小说,这会你应该软绵绵的趴在我的怀里才对,然后一边磨蹭大腿一边求我带你离开。”

死侍给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屏幕,某个不可描述的网站logo挂在那里。

“哦天哪,你都看了什么东西!”

彼得把他的手机抢了过来粗略的看了看。

“他把他的【哔——】放进了【哔——】之中,然后发出【哔——】的【哔——】【哔——】。”

他就不应该相信死侍会看什么正常的东西,那些以他们两个的名字为主角的小说充满了各种不可描述的词汇。

彼得一把捏碎了他的手机。

“嘿,那可是我的一颗肾!”

死侍装模作样的捂住腰部。

“你根本就不需要卖肾,而且,你的肾肯定早就长回来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离开这里,用正常的方式。”

彼得感觉热感在他的身体里乱窜,这需要一个发泄口,但不是现在。

“你一点也不可爱。”

死侍不满的叫嚷到,但还是一只手揽过了彼得的腰。

“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爱的Omega。”

彼得攀住他的胳膊,然后成功的用蛛丝封住了他的嘴巴。

“Mr.Stark说的对,我应该早点封住你的嘴巴。”

Mr.Stark,Mr.Stark,这个称呼称呼已经成功的进驻了死侍的黑名单。

万恶的复仇者。

正在喝咖啡的托尼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3)

《指尖》abo

END

评论(35)
热度(87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