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无毛老满五十减一百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多少未出世的脑洞,流产于我对我自己记忆的盲目信任。


“昨天晚上我想了个特牛逼的脑洞!”


“啥……”


“我忘了……”


干!

我想看乱臣贼子向的张楚岚中心同人!!!我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在长袍先生那挂牌的刀客都不乐意跟阿雪搭伙,阿雪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不太行,那就是全身上下的皮子都应了他名里这一个雪字——忒白净。


用伍大眼的话说,这刀客都是什么人,风里来雨里去,血洗出来的沧桑,瞧着这才是一个靠谱。而阿雪呢?他长得太干净,干净得不像是这一堆背刀讨生活人里该出现的,干净得像个隆冬天里突然化了神儿的雪娃娃。刀客们也说,阿雪这身皮子哪是穿粗布麻衣的,分明是拿甜蜜水泡出来的小少爷,讨热闹来了。

我问娘是什么时辰了,娘给我带金坠子的手一抖,刚扎的耳洞还在洇血,此时更是扯到痛时,我倒吸口气。

桌上的烛火突然晃动起来,娘缩着手不知所措,直到看见我眼泪似融化的蜡般滚下来,她这才慌慌张地拿指腹来抹我的脸。娘手上的茧磨得我痛,我不讲,娘便抹一遍又一遍,最后倒又是她自己酿出眼泪。她眼眶红红,眼球浑得厉害,只有瞳仁里映着烛台上的光。我记得的那个凄风苦雨的夜里,她也是这般模样。

我握住娘的手,她手心阴凉,骨子里都透着一种惶恐,尤其和我掌心的滚热做比较,烫得她全身都一个哆嗦。我捏捏她的手背,又冲她摇摇头。她耸着肩,好一会儿才放下来。

娘怕惯了。

我瞧着镜子里的娘,她年轻时生得好看,就算是现在这副...

转到这个子博了


甘来:

三抔熟粱黄土,一杯新雪酽茶,自此人间好梦,春秋冬夏,倏忽而已。

收到阿二的糖了!!!!

满仔今天是快乐满仔!!!

海浪和雪,海底的星星,满仔的灵魂得到升华!!

老满2018总结:爬墙爬墙爬墙爬墙

我好喜欢北方干燥的空气,即使它让我的嘴巴和鼻子都干得有点难受。但是那个味道真的太清冷了,早晨起来第一口呼吸进肺里,牙齿都跟着打颤,但莫名有一种甜停留在舌头上。

上述表述只限于晴天,阴天的空气是潮湿黏着的,是我最痛恨的!!!是八十天晾着没干的毛巾捂在脸上强迫你必须把这些水珠和悬浮物拼命吸进肺管里的邪恶存在!潮湿是我最大的敌人!我恨!

【宝岚】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作死,拦也拦不住。”

张楚岚把烟头扔进刚挖好的坑里,冯宝宝在旁边拄着铁锹数地上的石子。

下雨夜,流血天,真他妈晦气。

张楚岚朝四方拜过,嘴里默默叨叨不知道说些什么,脚旁边的男人被绑得严严实实,挣扎得像条油锅里的鱼,只可惜刚来得及扭动两下,随后就被张楚岚一脚踹进坑里。

“四哥说了,问得出就问,问不出不强求。”

张楚岚把兜帽往前拽拽,雨逐渐变大,帽沿遮不住雨,但却遮住他全部的表情。张楚岚的声音从兜帽下幽幽传出来,也不知道泥坑下的人究竟听到几分。他一铲插进土里,扬起的土混着雨水又湿又重,坠在坑中人的身上,像一颗又一颗的石子,发出闷实的声响。

三铲土后...

我悄咪咪想要一个2018印象。


【探头】

“你杀死了你的兄弟。”
“在1919年的春天。”
“在那个工厂吐出黑烟的午后。”
“你站在这里扣动了扳机。”
“你兄弟的胸口在流血,而你捂着脸痛哭。”
“我亲爱的男孩你究竟在为什么悲伤?”
“为你失去亲人?
“还是爱人?”

【鸭梨单箭头老吴】


“你跟我不一样,你要走的不是我的路。”


吴邪仰头把杯里的最后一口酒干掉了,然后杯口朝下给黎簇看。对面的青年人沉默不语,早几年的时候他肯定要梗着脖子跟吴邪争论个为什么,但现在,路上的风雪吃多了嗓子也变紧了,就连嘴巴都开始发涩,好些话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轻易说出来。


黎簇端着酒杯,白酒这东西最有欺骗性,看着好像不当事,实际上却是最烧人肠胃,最磨人心神。他学不得吴邪那样不要命的喝法,只挨到嘴边,喝一口,吐一口长气。


吴邪这人有时候就是跟他讲也讲不出道理,明明当初是被他牵着上了不归路,现在又说教着要别人莫走他的老路,这上下嘴皮一搭的事在他那里果真是好轻巧,轻...

【宝岚】

张楚岚的喉咙里有血,他躺在地上侧过头咳几声。胸口的伤很痛,咳嗽的动作会抻动伤口,他已经没有精力再为这些额外的伤痛分神,抽着气尽量放平身体,他在等待救援。

后来他开始有些昏沉,头顶的光明明灭灭,似乎是有人在走动。还有一些声音,但那都不够清晰,如同透过水面穿来,在他的耳边形成一个又一个气泡。他没有力气去戳破这些气泡,所有只能被迫忍受这种不适感。突然,一个完全不同于气泡的声音传过来。

“张楚岚……张楚岚……”

声音像一条卷曲的鱼尾旋绕进耳朵里,他的眼皮抖动,血污干涸的地方牵扯住皮肤,他费了些力气才睁开眼睛。黑发的姑娘蹲在他旁边,发丝都垂到了他的脸上。

“疼?”

黑发姑娘对疼的概...

“何人前来买魂?”

声音从四面八方压来,张楚岚膝盖下本就潮湿的泥土,此时更是深陷出两道印记。

“张怀义之孙,张楚岚。”

“买何人魂?”

“冯宝宝。”

老人家的觉很浅,屋外的雨还没停就又醒过来,二叔和爸妈去见周边的亲戚,我因为下雨天身上不得劲就没有跟出去。

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现在这幅样子去见他们肯定要被问好多话,有些话和外人说是瞎说,有些话和亲戚讲,讲不好就成了往后十几二十年的谈资。

这种事过去几年都是我二叔负责,他在他同辈里算是颇有威严,鲜少有人质疑他说的话。还有一种小道消息说我二叔人气在同龄妇女间长年居高不下,所以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总是流传最广泛的版本。当然这只能算是野史,我也不好真去问他。

奶奶扶着脸听雨,她近些年说的话越来越少,沉默的不像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但我也明白,人到这个年纪,很多想说的不是不能说,而是想说给听的人不在...

奶奶是现在唯一会递我烟的人,我接过来,爸妈没说话,二叔默许似地抬起眼皮,我眼神掠过他们然后把烟叼进嘴里。

我手里磨搓着打火机,没点火。

老屋里的气氛很沉闷,以前三叔在的时候最会哄老太太开心,说到兴起也敢仗着老太太撑腰挤兑二叔几句。现在没人敢提三叔的去向,奶奶兴许是知道,只不过老来丧子,也不是什么值得多说的了。我二叔坐在老太太身旁,挑了几件最近还有走动的亲戚家的琐事讲给她听。老屋外在下雨,天灰蒙蒙,不是好气象。她瞅着窗外,眼里也湿润润的。

雨打窗沿,过一会儿老太太的鼾声传来,我们所有人就都不说话了。

【拉郎】【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短暂告别》一法完

*凯文/艾纳

*伪MB/画家

*《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拉郎

*鹅兹拉与小雀斑的衍生同人

*是一篇两年前参过的文,因为时间太久了,剧情没变但是很多细节地方都有所改动。

《短暂告别》

(1)

颜料落在他的食指上。

艾纳回过神。新年的来临总是要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以往的事,手指上的颜料在顺着关节流下,他有些迟缓地转动手指,直到颜料完全干涸才把手中的画笔拿下来轻轻丢到桌子上。颜料飞溅起,像是空中一闪而过的蝇虫,随即又如预料那般坠落。

艾纳用那只沾着颜料的手摸索衣服口袋,干燥的摩擦声是不安分的抗争,只是细碎聒噪又暂且处于无用的境地。他勉强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香烟盒,然后稍微用力把盒...

这是成年人心理的阉割。


是成年与未成年的分界的混淆。


他们拒绝我们的成长,又希望我们在成熟的那一刻迅速孕育出果实。


我们是被肥料催熟的植物。


等待着一把镰刀。

【四三】《往复》

写个四哥单箭头三哥的故事吧。

时间线是我瞎编的。

《往复》

徐四出生的时候特别能哭,一天哭八十次,次次都是不带重复的调。徐三比他大不了多少,哭起来没有这么嘹亮,有时候听着像是抽抽噎噎,有时候又像是小孩吃饱了的奶嗝,听起来可怜巴巴又黏黏歪歪。

后来徐三稍微大点儿了,看娃的事就落到他身上。他当爹当妈还得当这么个不讨好的哥哥。徐三拍着徐四的背,小崽子好不容易安稳睡个午觉,不到夏的午后,他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徐三又恼又无奈,他想,徐四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长得比他还大,那时候他就不是哥哥了,他要徐四做哥哥,然后自己也好心安理得地也哭上个十次八次,也好在微凉的风里睡得好梦香甜。

再后来两个...

匿名提问:

提问!为什么满老师这么美丽?美丽满老师还会写也青吗?也青里面更喜欢哪个呢?为什么鸭?【十万个为什么上线】

无毛老满五十减一百 回答:

1.满并不美丽,因为满只能活在照相机和滤镜的保护下(

2.也青大概会写吧(话不说绝万一呢)

3.一开始确实先喜欢老王,看着懒散不当事,事实上却意外的可靠,不想被俗世累,到头来还是入俗世来。嘴硬心软好道长,中海王三倍儿有钱!

后来我又被哭哭青一箭穿心,觉得这个小蓝孩怎么这么骄傲又这么坦诚,一根脊梁行端坐正,倔,倔的不行,一点也不像我一开始想的花瓶角色(?)!这样的青仔哪位姐妹能够不爱!!

再后来我就觉得可以把哭哭青放心的交给大老王了!!!我喜欢哪个不重要,他们互相喜欢就ok了(发出老母亲的笑声)!

当然,二叔画了这么多的漫画才展现出或正在充实每一个人的性格,我也不可能三言两语就把他们的...

“永远别看向他的眼睛。”


佝偻的老者将干枯的手伸出黑袍,他用食指沾着红色的颜料点在年轻巫师的额头上,点在他低垂的眼上,点在他紧闭的唇上。古老而又拗口的咒语像是被神明赐福的语言一样充满力量,从胸腔扩散出的声音让年轻的巫师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生来罪恶,是魔鬼的使徒。” ​​​

【新风】

被葵敲着面前的桌子拽回神时,风间彻才发现自己已经抱着酒瓶不知道发呆多久。两天前加班的怠倦还没有散去,如今又被好友的妹妹紧急呼来作为一只不需要思考的黑泥收纳桶,风间彻只觉得脑袋像是破漏开一道创口,疼痛和混沌都在争先恐后地涌进来。

风间彻说着抱歉的话,他有些发晕地举起手中的酒瓶和小葵干杯,对面女孩子指甲上的亮片把酒吧昏暗的光折射成五彩斑斓的幻影,他听着听着又开始走神,目光从小葵头顶打量下来,女孩子温暖的发色和卷曲的鬓角都还和小时候一样,偶尔和那个人相似的语癖也让他觉得时空在不断重叠。风间彻失笑,他在想什么,这里是东京,而那个人当初在他离开的时候就说过绝对不会来这里。

“在想我哥?”...

“众生有众生的乐……”


诸葛青仰头靠在王也背上鼻音闷长。


“王道长莫生魔障啊……”

黑瞎子像只老猫一样在一个冬天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没有人得到他留下的任何讯息,就连吴邪和苏万,他这两位得意门生,也只是听他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此后回想起来,便也同他这个人一般,从头到尾都是不叫人明白的。

苏万比所有人想的还要平静,他给黑瞎子刻了一块牌位,说着只是可惜了自己家里没有祠堂。

胖子扫着院儿里烧纸留下的灰,他说就算有也没用,你们老苏家香火都断了,到头来谁还供得住他。

苏万笑了,他一笑就像头几年古潼京里那个满脑袋都是主意的哆啦A万,他说总归是有办法的,回头他也收两个徒弟,人家说养儿防老,他养徒弟送终收骨也不为过。

吴邪把香插进香炉里,转身揉了一把苏万的头发,手上的灰也顺道擦了干...

【宝岚】

后来张楚岚还是弄丢过冯宝宝一段时间。

那时候他发疯似地去找,从北到南,从春到冬,像是永远不知疲惫,又像是他人生唯一的发条已经扭转到最大限度,而他剩下地只有不停寻找这一个选项。

甚至他还出了一趟国,尽管徐三徐四都说她去不到那么远的地方。

张楚岚坐在异国他乡不遗余力地用生疏的语言去形容冯宝宝这个人的存在,思维差异让他们都不太理解张楚岚到底想找什么。他们说这个中国人在找一团雾,又或者只是一滴清晨的露。

出国前张楚岚曾去找过王也,王道长并没有拒绝他的请求,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告诉他卜算的结果。

直到他签证到期的前几天,他收到了一通来自王道长的跨洋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说着和以前一样的话...

“我对异人这个概念的感知或许比张楚岚还要晚。”


诸葛青耸肩似乎觉得这也无可厚非。


“异人的圈子本来就是相对封闭的,更何况是诸葛家这种大家族,你从一出生开始就处在这种身边人都拥有异能的环境中,就像普通人一样——”


“’我们’都感觉‘他们’才是不同的那一方。”


“不过,”诸葛青摇头,“所谓圈子这东西本身就是要看放在什么环境中谈的,太把自己当回事,旁人看来只会觉得莫名其妙而已。”


察觉到王也的若有所思,诸葛青话锋一转。


“反正我家那边现在旅游业发展的还不错,有空带你过去逛逛。”


诸葛青没说出的意思是带你过去逛逛顺便满足一下七大姑八大姨在老家酝酿已久的八卦之心...

“汪家人告诉我,老吴家的狗,可都是咬人不见血的。”


黎簇后来再跟苏万学这句话时颇为自嘲地笑了,他那时候手里夹着烟,毛衣领子抵在没有理净的胡茬上,早不知道哪年留下的疤亘在眉骨那里,添了几分凶气,也抹了几分以前习惯的少年意气。


他点着自己的鼻子,烟灰都落到胸口的毛衣上,他没那么在意地随手弹弹,眯起来的眼睛有些似曾相识。


苏万没有开口说话,这几年就连苏万也很少再劝他了。他有那么一点觉得可惜,又有一点觉得可恨,到最后他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可怜?只是早些时候他就听不进苏万的劝,现如今也依然听不下,权当是给自己找个理由,老友相见,别那么狼狈。


“我以前觉得我也算是一只。”...

“诸葛青那通窍的脾气,他跟谁都过得去。”


“唯独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倔。”

【crossover】

第一眼看见那个叫张楚岚的男孩,恍惚间我就仿佛看到黎簇、苏万、杨好三个人在我面前手牵手跳起小天鹅来。一刹那我觉得鼻根处传来剧痛,紧接着两股热腾腾的血浆就顺着鼻孔流出来。张起灵对我这时不时的突发状况已经驾轻就熟,淡定地替我止血然后抽纸塞进我的鼻孔里。

对面的男孩赶紧后退三步:“这可不是我干的!”

我抬手制止他的动作,又觉得有些好笑。

“别紧张,我们不是碰瓷的。”

“你是谁?”

一向在这种场合只装哑爸爸的张起灵突然开口,不光是对面那小子浑身一紧,就连我也跟着打了个激灵。一种阔别已久的开棺起尸感回到我身上,张起灵看我一眼,我顺口气摆手让他重点对外。

要么说大张哥有...

“你是不是觉得除了咱家就没有好人?”

“少给自己贴金。”

“得,我是老徐家杈上偏枝,你是老徐家根上正苗。”

徐四说着把后脑勺垫在他哥的大腿上,正看书的徐三被他挤得不得不抬高胳膊,啧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徐四模模糊糊地又说道。

“刚被公司调过去临时加班两天,到现在还没合过眼……”

“哥,我睡会儿……”

徐四鲜少这么痛快地叫徐三哥,冷不丁掺着闷厚的鼻音,一下子让刚要推他一边去的徐三不知所措。

徐三举着书,直到胳膊有些发酸才认命似地轻轻把书合上。

【球岚】


“你杀他?你杀他没好处!更何况现在是他在的地盘,你杀完我们怎么跑?上天还是遁地?王震球你他妈发疯也看看时候!”


张楚岚声音压得很低,握住枪口的手心正在出汗,他保不准王震球会不会开这一枪,也保不准是不是在下一秒,他就得跟那个倒霉蛋一起魂归西去。


“跑?你以为不开这枪我们就能逃得掉?”


王震球比张楚岚要镇静得多,这种镇静不是因为此时枪正在他的手中,而是一种出乎张楚岚意料的掌握感。


有哪里不对。


有环节出了问题。


“我们?”


王震球又一次重复道。


张楚岚感觉到后腰处抵住的金属管状物,心里暗自咒骂。


“王先生是个聪明人。”


张...

都说第七日回魂的鬼最凶。

张楚岚跪在幽幽火光前,一十一个叩首,直到额头洇出血迹,他才沉沉呼出一口气。

糙黄的纸同风猎猎作响,他抿起嘴唇,干硬的死皮硌在舌尖之下,每一声呼吸都像沉闷的鼓点在天地寂静间缓慢散开。他把黄纸微攒进掌心,另一只手沾着额头的血,在那上面一笔一划写下一个名字。

张楚岚把纸投进火里,火焰在瞬间腾起,他闻见自己前额毛发烧焦的味道,也看见那些在火焰里挣扎着无法逃脱的魂魄。

迟早,他也会成为那其中的一个。张楚岚无所谓地耷拉下嘴角,烧吧,只不过在那之前,他才是那团火。

风卷起火中灰烬,张楚岚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所有的声音也在此刻一并消泯。

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

张楚...

“不是我非要劝你,只不过为爱硬闯阎罗殿的做法这年头不时兴了。”

“再等两天老青他就进轮回了。”

“我也没说不让你去,只不过不能硬闯,你得迂回着,策略着,关键时刻得拿出你这种富二代身份特有的加持效果来!”

“……老张你实话说是不是又跟底下的谁犯冲了?”

“啧!这怎么能叫犯冲……”

“咳!”

“……就是有那么一点小摩擦……”

“牛头还是马面?”

“判官……”

“阎罗殿在任的判官不说十个也有八个,还是轮休制度,你总不该是全都得罪了吧?”

“就一个……”

“谁?”

“张灵玉。”

“……”

“干。”

【也青】【民国无能力au】《落花轿》完

*王也x诸葛青

*民国无能力au

*双向暗恋

*一句话概括:王家老三结婚了,对象是诸葛青。

*这篇是之前参本《山水蒙》的文

*ooc都是我的锅

 

+

 

《落花轿》

 

 

+

 

北平城初夏。

 

那是个清早,街道上行人不多,早点铺子还没出几家。乍抬头看一眼,日头朦朦胧胧挂在天角,只隐约把昨夜的黑幕扯去。

 

城东的魏裁缝正在店里把门口的木板一一搬开,那木板搬到一半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叩击声,魏裁缝心中陡然惊慌,手中拎的木板都未提住,当即落在地上。

 

也着实怪不得...

“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张楚岚学着电影里的人说话,他嘴巴里的烟卷摇摇欲坠,电视荧屏的光忽明忽暗,仿佛下一刻下一秒,在火星从烟卷上坠落的那一时起,一切都将终结。


然而快壶开关跳起的声音比音响里的歇斯底里更加清晰,他抿紧嘴巴,像是电路突然连接上,世界又重回轨道。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亮起,消息像是滑腻的鱼身一样游窜进他的屏幕里。


张楚岚端着泡面桶回来,面在桌上,他坐进沙发里,一只手在用叉子戳住热气熏腾烫手的桶盖,而另一只滑开那些消息。


他无声地笑笑,仰头呵出一口气来。


“就快十年了老大。”

【玉碧】

第一次见周姓小子的时候,张楚岚没有多想。是不是同类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小子跟他不是一个路数,天师府里正儿八经长起来的苗子,雷劈得多了,浑身经络都带着一股子火花闪电的硬劲儿。

第二次再见的时候,小师叔张灵玉跟在他的身边,没等到他开口,那小子就一蹦高得窜到张灵玉跟前儿,张嘴只说了三个字就让张楚岚觉得哪里有些不得劲。

“小师叔。”

张灵玉是龙虎山的小师叔,就算是下了山,他也曾是周小子的小师叔。龙虎山上的徒弟一茬接一茬,该叫他小师叔的也一茬接一茬,这没什么——

张楚岚在自己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师叔,你看,我这次真的又吃出来一张稀有卡!”

周家小子献宝似地把...

李浑捡到李清明时没寻思是个带把儿的,那年头漫山遍野丢的都是女娃娃,一个个瓷白,哭起来也都细声细气,好像夏天刚刚钻出土的蝉,又聒噪又黏耳朵。

他想女娃娃好,女娃娃吃的少又听话,好养活。

那年李浑十三刚冒尖儿,裤裆里的鸡仔毛还没有长全,他瘦瘦高高,像根脆生生的蒿子。他没见过几个女人,在他心里头,女人只是女人,女娃娃和她们是不一样的,女人天生是女人,而女娃娃长大了也还是娃娃。

只可惜他拆开裹着娃娃的布头一眼就看见一团肉挂在那娃娃的两腿当间,他撇着嘴,像是这全天下最倒霉的事扣在了他头上。

腿毛博主凑热闹

川寂:

十八线写手跟风一下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月饼这东西呢,闲的时候吃个味儿,淡的时候吃个念想,无外乎是面皮加馅儿,都长一个模样。”

张楚岚把手中的月饼掰开一半给宝儿姐。

“那这个是咸是淡?”

张楚岚吃不出嘴里的味道,他只觉得那甜腻人也齁人,像块化不开的糖黏在上牙膛。他说得含含糊糊,眼神飘忽忽地落在宝儿姐黑亮的头发上。

念想在眼前就作不成念想了。

“甜的。”

那是我在漫长岁月中最先开始的等待。

我在等一个叫张楚岚的人。

——冯宝宝

张楚岚等冯宝宝回家时总会提前半个点到街口,他蹲在人来人往却又不碍事的角落里,手指缝间的烟直烧到快要燎焦汗毛,才慢悠悠地给怼在地上。

“买了什么?”

冯宝宝把手里的塑料袋打开给他看,一棵芹菜,两把香葱,几根洗刷干净的胡萝卜,还有一块半化不化的鸡胸肉。它们拥挤在塑料袋的底部,像一团五彩斑斓的闲琐杂事,又像是人间烟火,只此一呼一吸间,便烧尽所有的心有不甘。

步入新一岁,希望自己还记得希望。

在鼠物中get到浮熙的签绘和钥匙扣!!!!!对英俊潇洒的猫头鹰表示啵啵以啵啵!!!!! @格格不入

收到鼠物(?)收到来自鼠的礼物(!)

迫不及待在小树林(?)里拆开了,然后露出围笑!!!!

对鼠子啵啵啵!!!今天是啵啵满!!! @大白鼠饲养员

鱼哥对我情意三千!!!激励我学习!啊!这是多么崇高的品质!啊!啊!! @脱敏鱼

【今天也是为衣衣攻摇旗呐喊的一天!!!!!】

顾南衣的吻毫无章法,宛若小鸡啄米一般地从赫连铮头顶亲到胡子上。赫连铮被他这个亲法给逗笑了,轰鸣似地从胸腔扩散到四肢,震得手脚也酸软起来。他懒懒朝后靠,意是虚躲过顾南衣,却没想到那一根筋的少年人当真也停下动作,两颗琉璃珠子漫上星空月下的潮气,一分是不解,一分是脾气。

宋知明蹲在门口摆弄着泥炉子,他原先(现在也是只不过他不承认)是个大少爷,手指头连茶壶把儿都没提过,向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如今笨手笨脚地鼓捣着那脏物件,我看着一半是稀罕,另一半是畅快得直嘬牙花。

我恨宋知明,这事儿他知道。

实在看不下眼,我径直走过去从他手里夺过火钳捅了捅炉膛,宋知明呆看我,又把目光移到火星上,那眼睛里亮堂堂的,像个刚进京城的红毛鬼子,见什么都恨不得呜嗷叫唤一通。我实在怕他又跟我拽那词词句句,三两下把炉热起来,我就又倚回到门框边上看着宋知明犯傻。

不过傻人有傻福,我抠着掌心的煤灰想,这稀巴烂的光景里,也只有他还能不知愁地胖上三斤了。

“从长白山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感觉眼前的一切是幻觉。”吴邪用中指挠挠眉心,手电筒的光因为他的动作而从黎簇面前晃过,黎簇眯起眼睛。

“不是那种白茫茫的,而是无论什么地方我都仿佛能看见一个身影站立在那,他不说不动,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是你那个朋友?”黎簇问得非常自信,这种语气甚至于根本就没加掩饰,他在此时认为自己终于窥探到吴邪的内里。

这种年轻的胜负欲让吴邪有一点怀念,他抬起手,中指和食指一弹敲在黎簇的脑门上。

“废话。”

【我流裴面,给面仔起了个俗气的大名】

“不爱吃?”裴文德看见对面的沈白基本没怎么动筷子,他一个人却已经风卷残云地吃掉了大半碗饭,不禁停下来问一句。

沈白刚才还无精打采拨弄菜的筷子赶紧放下来,两只眼睛一眨一耷拉,就这么个低头抬头的功夫,他就从刚才的兴致缺缺变成了可怜巴巴,凄凄惨地瞅着裴文德点点头。

当即裴文德就把沈白面前的菜拖到自己旁边,丝毫不顾及沈白震惊的眼神,然后抬手又要了一份米饭。

“要吃就吃,不吃就走。”裴文德压根不抬眼看沈白,只有米饭来的时候才抬头和服务生说了句谢谢,收回来的眼神像是跟沈白相斥似的,隔着九曲十八弯就啪嗒跌回到裴文德的眼眶里。

“还有以后没重要的事就不要联系我了...

【玉禾】

我告诉张灵玉,你讨厌一个人和你与这个人结合没什么冲突。就像你仍然讨厌我,但你并不反感和我做ai。我们结合的时候,你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肉体,而精神层面是不存在的。

张灵玉苦着脸纠结了很久说,你讲的不对。

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别人反驳我,但看在他是张灵玉的面子上,我捏捏他的脸蛋问到底是哪里不对。

他还端着那股气,又憋了半天才磨磨唧唧地说出来。

“你说我讨厌你,这不对。”

©无毛老满五十减一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