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我想写宝岚啊——真是那句话,学了习就发现什么都比学习好玩。

《故人》

“宝宝,别等了,他来不……他不会来了。”

腿毛博主凑热闹

川寂:

十八线写手跟风一下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我们被圈养的灵魂

在旷野里狂欢着消亡

吃一点就变胖,晒一点就变黑,我这个体质学一点肯定就会过了考试的!!!(神志不清)

网络上的缩写真是真实写照,听别人跟我吐槽还得实时解码。

“就那个谁。”

“谁?”

“就那个跟老五家他三姑爷姐们儿的儿子搞对象那个谁。”

“(●_●)”

我好像是今年回来之后突然就和父母达成了和解。我开始学会安静地听他们的观点,学会在有异议时慢慢地表达自己。

我不愤怒了。

我懂我和我的父母。

我们都活的好难。

安全感是看不见的壳,是向内增生的利刺。

创作是灵魂出窍的过程。

很可惜,我没有灵魂。

“月饼这东西呢,闲的时候吃个味儿,淡的时候吃个念想,无外乎是面皮加馅儿,都长一个模样。”

张楚岚把手中的月饼掰开一半给宝儿姐。

“那这个是咸是淡?”

张楚岚吃不出嘴里的味道,他只觉得那甜腻人也齁人,像块化不开的糖黏在上牙膛。他说得含含糊糊,眼神飘忽忽地落在宝儿姐黑亮的头发上。

念想在眼前就作不成念想了。

“甜的。”

那是我在漫长岁月中最先开始的等待。

我在等一个叫张楚岚的人。

——冯宝宝

张楚岚等冯宝宝回家时总会提前半个点到街口,他蹲在人来人往却又不碍事的角落里,手指缝间的烟直烧到快要燎焦汗毛,才慢悠悠地给怼在地上。

“买了什么?”

冯宝宝把手里的塑料袋打开给他看,一棵芹菜,两把香葱,几根洗刷干净的胡萝卜,还有一块半化不化的鸡胸肉。它们拥挤在塑料袋的底部,像一团五彩斑斓的闲琐杂事,又像是人间烟火,只此一呼一吸间,便烧尽所有的心有不甘。

思来想去,彩虹屁这事还是自己比较拿手了。

一只飞出去的可爱小白仔!!!!

【为方便屏蔽已加tag】

步入新一岁,希望自己还记得希望。

我这个文盲一直以为cue这个词是读“搓”的,也就是戳的卖萌式读法……

每次看到有人说什么不要cue我家balabala,我都是在心里默念不搓不搓……

干!!

在鼠物中get到浮熙的签绘和钥匙扣!!!!!对英俊潇洒的猫头鹰表示啵啵以啵啵!!!!! @格格不入

收到鼠物(?)收到来自鼠的礼物(!)

迫不及待在小树林(?)里拆开了,然后露出围笑!!!!

对鼠子啵啵啵!!!今天是啵啵满!!! @大白鼠饲养员

顾南衣等不到他的凤知微了。

我错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停止为瓶邪流泪了。

人的执念就是倏忽一瞬,却偏要抵死挣扎到人间灰烬。

张起灵是吴邪的执念,吴邪是张起灵的执念。老吴绝对不是单箭头!!!!

我百看不厌的片段,终于截到动图了。

是我的霸道南衣辽,仔长大了,a气也不收敛了,罢料罢料,妈妈管不了了。

信任度真的是谈恋爱最佳调味剂,我实在是怕看到那种一方不信任一方,或者双方不信任的剧情。

当然还有一种针锋相对的大佬博弈型不包括在内,毕竟那很明显就是两只狐狸打情骂俏的高端玩法,我等凡人应当端着爆米花拍手叫好,然后再无孔不入地准备好高清摄像头窥视大佬们究竟怎么把谈情说爱搅得风起云涌。

我重点指出的是屁还不知道就“我不信不信不信”以及屁都知道了还“我不信不信不信”的这一种。

这对我而言不是虐不是流泪,这是胡椒面撒进眼睛里,沙疼!

在花絮里抠糖,衣衣这个腰啊!昨晚还在想老七和老二这俩,一个心狠手黑,一个心高气傲但是倒霉,八错八错!

仔这一段真的截图体现不出来的感觉,尤其是最后他摸了自己的眼泪,不相信,疑惑,轻飘飘的语气,像少年人的气音在唇舌间犹豫,像落进浮埃沉土的一声叹。

眼泪?

指路☞《天盛长歌》24集

鱼哥对我情意三千!!!激励我学习!啊!这是多么崇高的品质!啊!啊!! @脱敏鱼

我想看每一个漂亮哥哥弟弟演病娇!!!

对⑧七,我现在最想看白敬亭演那种说话声音温温柔柔,眼神诚诚恳恳,笑意明明朗朗的年下!!!然后走在背光的楼道里,手里捏着一串钥匙晃啊晃,突然抬起头,笑还是那么笑,温柔还是那个温柔,只不过眼睛里空荡荡一片,不知喜怒,无关悲欢,就只是单纯地,绝对地,藐视除其在乎之外的一切存在。

天盛长歌的剧情时常让我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该用力的时候一笔带过,磨磨唧唧的又臭又长,煽情不到点,力挽狂澜的剧情好像小孩过家家。

但不得不说即使这样,我也觉得这剧还挺好看的。

【今天也是为衣衣攻摇旗呐喊的一天!!!!!】

顾南衣的吻毫无章法,宛若小鸡啄米一般地从赫连铮头顶亲到胡子上。赫连铮被他这个亲法给逗笑了,轰鸣似地从胸腔扩散到四肢,震得手脚也酸软起来。他懒懒朝后靠,意是虚躲过顾南衣,却没想到那一根筋的少年人当真也停下动作,两颗琉璃珠子漫上星空月下的潮气,一分是不解,一分是脾气。

我时常对度过的每一分秒表达厌恶,这是没有办法的。这是我生命中的永存,是我节点生活的暂停,是我不得不,必须必完成的一场蜕变。

人间屠宰场,我们是要被投放进绞肉机里,然后在餐桌上与诸位把酒言欢。

宋知明蹲在门口摆弄着泥炉子,他原先(现在也是只不过他不承认)是个大少爷,手指头连茶壶把儿都没提过,向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如今笨手笨脚地鼓捣着那脏物件,我看着一半是稀罕,另一半是畅快得直嘬牙花。

我恨宋知明,这事儿他知道。

实在看不下眼,我径直走过去从他手里夺过火钳捅了捅炉膛,宋知明呆看我,又把目光移到火星上,那眼睛里亮堂堂的,像个刚进京城的红毛鬼子,见什么都恨不得呜嗷叫唤一通。我实在怕他又跟我拽那词词句句,三两下把炉热起来,我就又倚回到门框边上看着宋知明犯傻。

不过傻人有傻福,我抠着掌心的煤灰想,这稀巴烂的光景里,也只有他还能不知愁地胖上三斤了。

三抔熟粱黄土,一杯新雪酽茶,自此人间好梦,春秋冬夏,倏忽而已。

啊——啊——

十字路口没有燃尽的灰,风一吹,南来北往,都是他乡客,尽是无名魂。

“从长白山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感觉眼前的一切是幻觉。”吴邪用中指挠挠眉心,手电筒的光因为他的动作而从黎簇面前晃过,黎簇眯起眼睛。

“不是那种白茫茫的,而是无论什么地方我都仿佛能看见一个身影站立在那,他不说不动,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是你那个朋友?”黎簇问得非常自信,这种语气甚至于根本就没加掩饰,他在此时认为自己终于窥探到吴邪的内里。

这种年轻的胜负欲让吴邪有一点怀念,他抬起手,中指和食指一弹敲在黎簇的脑门上。

“废话。”

欲念丛生

【我流裴面,给面仔起了个俗气的大名】

“不爱吃?”裴文德看见对面的沈白基本没怎么动筷子,他一个人却已经风卷残云地吃掉了大半碗饭,不禁停下来问一句。

沈白刚才还无精打采拨弄菜的筷子赶紧放下来,两只眼睛一眨一耷拉,就这么个低头抬头的功夫,他就从刚才的兴致缺缺变成了可怜巴巴,凄凄惨地瞅着裴文德点点头。

当即裴文德就把沈白面前的菜拖到自己旁边,丝毫不顾及沈白震惊的眼神,然后抬手又要了一份米饭。

“要吃就吃,不吃就走。”裴文德压根不抬眼看沈白,只有米饭来的时候才抬头和服务生说了句谢谢,收回来的眼神像是跟沈白相斥似的,隔着九曲十八弯就啪嗒跌回到裴文德的眼眶里。

“还有以后没重要的事就不要联系我了...

【玉禾】

我告诉张灵玉,你讨厌一个人和你与这个人结合没什么冲突。就像你仍然讨厌我,但你并不反感和我做ai。我们结合的时候,你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肉体,而精神层面是不存在的。

张灵玉苦着脸纠结了很久说,你讲的不对。

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别人反驳我,但看在他是张灵玉的面子上,我捏捏他的脸蛋问到底是哪里不对。

他还端着那股气,又憋了半天才磨磨唧唧地说出来。

“你说我讨厌你,这不对。”

“这个马仙洪并不是哪都通的向导。说起来,关于‘塔’,并不是只有像哪都通这样的机构才能算作塔,一小部分哨兵向导自发组成的团体也可以被称为塔,只不过绝大部分这种类型的塔不为政府所认可,也就是默认不允许存在。”

张楚岚听到这一句时,眼角几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

“如果遇到这种塔内出来的哨兵和向导,一旦他们有任何逾越法律的行为……”

“甚至可以说,即使他们并没有触及到这条红线……”

张楚岚接过他的话,语气不尽然是嘲讽,其中更多的是对未来尚不可知却亦有所想的凝重。

“杀。”

张楚岚轻轻吐出这个字来,千斤之重,亦在他颈上。

“哥,你杀人了。”

马小兴坐在医院温暖的阳光下语气平平地说道。

“哥,你杀人了。”

马进的嘴张着,他听到第一遍地时候正要转身离开,马小兴的声音像是一把钝钩突然勾住他的脖子,钩得他一个踉跄。马进揪着嗓子,一种奇妙的痛痒在喉管里燃烧,让他不禁有些口干舌燥。

“小兴你说什么呢?”

马进朝马小兴走过去,他的每一步都落得很重,甚至可以说他其实并不想走近马小兴。在得到回复之前,在马小兴再一次说出那句话之前,他都还能自欺欺人一会儿。

“哥……”

马小兴只说这么一个字马进就扑过去,马进高估了自己,他根本就不敢听到那句话。

“你说什么呢!你他妈说什么呢!”

马小兴的牙上沾着马进的血,他咧开嘴笑...

某些意义上的单纯并不是“善”而是“无”,他们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应该转化的方向,一旦有了一方的引导,他们就是最极端的那个。

马小兴最可怕的一点是他没有自己的欲望,他的游离感,他的道德缺失,他所有的黑化都是基于马进。

张艺兴真适合这种黑化的角色,想为马小兴写作文了。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张楚岚捏着那块硬糖自语,宝儿姐的眼睛从糖和他之间扫过,最终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会哭。”

张楚岚愣了一下,想笑又忌惮于宝儿姐的威力,最后轻咳两声,把糖塞进宝儿姐的手心。

“没事,宝儿姐不用。”

小兴的黑化不是从“白”到“黑”,而是从“黑”到“更黑”。

卧槽。

自然驯养灾难,而灾难驯养人类。

你是他三魂七魄搅作人间云雾。

香烟真他妈的,它的存在不是物质上的而是精神虚无的完美映像,是他妈现实世界里的数码堆砌,是我无法证明的伪命题。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