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马小兴最可怕的一点是他没有自己的欲望,他的游离感,他的道德缺失,他所有的黑化都是基于马进。

张艺兴真适合这种黑化的角色,想为马小兴写作文了。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张楚岚捏着那块硬糖自语,宝儿姐的眼睛从糖和他之间扫过,最终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会哭。”

张楚岚愣了一下,想笑又忌惮于宝儿姐的威力,最后轻咳两声,把糖塞进宝儿姐的手心。

“没事,宝儿姐不用。”

小兴的黑化不是从“白”到“黑”,而是从“黑”到“更黑”。

卧槽。

自然驯养灾难,而灾难驯养人类。

谁不想和蓉妹谈恋爱啊!!!!

张艺兴!!!!你再也不是甜甜兴了!!!!!你是咸的!!!咸的!!!!!啊——!

今天流下妹妹的眼泪!!!!!

你是他三魂七魄搅作人间云雾。

香烟真他妈的,它的存在不是物质上的而是精神虚无的完美映像,是他妈现实世界里的数码堆砌,是我无法证明的伪命题。

我草,秦昊老师真的是,我语无伦次,我现在把大邪带入秦昊老师,然后时间轴往回拨十多年,天哪,大邪再也不是我心中清纯挂的人了,我危险发言,我体液沸腾。

什么时候我写的文字能不这么矫情巴巴?

改不掉的习惯啊——

日常困扰起来。

*黎簇x秦风

*《沙海》x《唐人街探案》


+


“沙漠里会死人。”


“只不过死的不是我。”


黎簇跟秦风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窝在自己房间床与墙的夹角内,他们没有点灯,黎簇的父亲就在隔壁,偶尔可以听到他咳嗽或走路的声音。黎簇说得很轻,像是要开始讲述一个故事,又像是就此戛然而止。


狭小的空间会加剧秦风口吃的症状,他蠕动着嘴唇,额角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热而挂着汗水,在窗外路灯微弱的光下,像一颗清晨的露缓缓滑下来。


“人……”


黎簇偏过头,他其实并不是那么有耐心,只不过似乎在这种环境...

人间凶器就是虎牙,是笑起来时的欢欣雀跃,是怒不可遏时的寒光乍破!!!!是我的温柔一刀,是我心甘情愿的命中劫难!!!!!

老师抽烟的样子真是欲望本身了。

【练习】

“裴子,沈家那孩子出狱了。”

裴文德正在扒拉饭的手停下来,他低着头,眼睛痉挛似地眨了眨,然后心不在焉地应一声。筷子还戳在碗里,他有一下没一下地夹着,最终也没夹上来几粒米。对面看不过眼地敲敲桌子,他这才后知后觉地问了句:“人在哪呢?”

“他哥把人接走了。”

“哦。”裴文德短促地对这句话做出回应,他磨搓着筷子的上端,突然像是卡壳的机器又恢复运转,风卷残云一般地把剩下的饭填进嘴里。

“不见一面?”

裴文德把吃干净的碗放在桌子上,餐巾纸粗暴地抹过嘴角,他脸颊的肌肉微微鼓动。

“不了。”

“他恨我。”

赵茂枝坐在栏杆上,风从她的裙底吹过,阳光照射着她腿侧挤压发红的肉,所有路过的人都要看她,那些蓬勃的生命力在下面仰头对她指指点点,像是一万只聒噪的苍蝇在嗡叫,又像是一群灰色的斑点在攒动头颅。


 直到她看见那个穿着旧校服的身影从不远处奔来时,她才开始露出一个笑。她的身体一点点向前倾斜。


她想要一个拥抱。


赵茂枝叫着女孩的名字。


-小甘。


然后像一件被不慎触碰掉的商品落在地上。


碎了。


冯睿犯酒瘾的时候就喜欢读圣经,他看着纸页上歪歪扭扭的字母,像一个个纹进他眼睛里,痛得涕泪横流,痛得五脏六腑都跟着搅进漩涡里。

不对,是搅进榨汁机里。

他不认识上帝,上帝也不认识他,所以当他扶着电线杆子抖得像踩电门时,也没有从天而降的路人甲过来踹他一脚,看看他究竟是触电还是个喝多了的傻逼。

冯睿一只手堵着自来水开闸似的鼻子,一只手伸进上衣口袋摸烟。

烟瘾抵消酒瘾,冯睿哆哆嗦嗦地把烟塞进嘴里,真是他妈的有病。

裴文德伤了夜尊两刀,一刀在肩头,一刀在颈侧。

可能因为自己不是人,夜尊觉得,即便血是红的,也比别人死的要慢一些。他拖拉着脚步往前走,漫无目的,又像是归宿至此,寻也寻不到其他地方了。

裴文德的刀垂在地上,你瞧那血红的,一滴滴朝下坠,恨不得要砸出个地裂山崩。那血着实重,重的要命,悄无声息地,便让裴文德站都站不稳脚步,朝后狠狠撤过三步才又抵着刀尖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裴文德,人非人,妖非妖。”

“你又何来道义啊。”

“裴队长什么时候有心思管起我们这种小杂鱼的死活了?”

穿白衫的年轻人弯腰捡起帽子,帽檐上沾了血,他弹着两根手指做样掸掸,手腕一转便又戴回到头顶。洇开的血就在眉心正上方,带着一股子邪气,倒是吸引走不少裴文德的注意力,等到年轻人再摆弄起帽子时,他才擦着鼻头把视线放平到年轻人的眉眼上。

“职责所在。”

裴文德言简意赅,年轻人却是略带讥讽地笑笑。

“那我可还得多谢裴队长了。”

年轻人这话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绵里藏针,说不上杀机四伏,但还是尖利的可以。他俯身拜谢,做得却是西方人的礼数,不伦不类,又偏偏有模有样。

“只不过下次还是不劳烦裴队长了。”

裴文德眉头皱起来,他心里有股无名火被搅得翻涌...

有人天生一颗滚烫的心脏,也有人经年累月只盛着一腔风霜。

“人不比水,这水浑了还能有沉底的时候,人浑了,可就真他妈是混蛋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王胖子把酒杯拍在桌子上,他那时已经喝得有些大舌头,抹着脸上的汗珠一甩,两颗眼里红彤彤的,却比往日都显得清明很多,他揩过鼻尖猛吸一口,“胖爷我这辈子福气!有俩!”

“你说我文盲还行,说我们老板他可是zh......”王盟的后半句被吴邪眼神噎回去,等着听的小孩儿抬抬下巴想知道他要说什么,王盟瞅瞅他家老板,眨着眼睛从善如流地接了一句:“我家老板不让我说。”

黎簇切一声瞥过头,吴邪身上藏着的秘密不止这一星半点,挖是挖不到头,只是逮到机会,他就忍不住知道的更多一些。

“我刚才听你说,你家还有个三叔。”黎簇眯起眼后支着手臂倚在白沙上,也许是因为海子在,他现在对水并没有那么渴求,以至于目光越过海子,投到更遥远的白色上。

“不光有三叔,还有二叔,我二叔喜欢秦始皇,这辈子都做梦要开他的陵寝,你要是也有兴趣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啊。”吴邪的话听起来半真半假,黎簇只觉...

“怕,当然怕,谁不怕啊。只不过,以前怕的时候能活命。”吴邪夹着咯吱窝擦掉刀上的血,刀尖比在黎簇眼前,黎簇嫌弃地撤后躲开,吴邪无所谓地抿抿嘴。

“现在要怕,”吴邪的眼垂着,猛抬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黎簇,黎簇觉得后背陡然一凉,然后听见吴邪用往常那种吓小孩儿一样的语气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就快死了。”

置顶

☞一个显而易见的各色适龄叛逆妇女。

☞我最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样子。

☞核心观点: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

☞吃粮产粮混乱邪恶。

☞没有雷点,只有喜好。

☞老满是个无情老满,网络一线牵,大噶好聚好散就好不用太在意我。

【提问箱】

 

“等你活到一百岁的时候。”张日山抬手接住罗雀甩过来的杯子,后者几不可闻地发出一点鼻音,算是对张日山的游刃有余作出一个评价,又或者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罗雀确实不爱说话,张日山也习惯了这样的交流方式,他摇摇头,手里把玩着杯子。白瓷盏上有一道只有手摸才能触觉的裂痕,他指甲不自觉地刮过那里,来来回回,难得显着他有些心不在焉。

“那时候,你就会觉得年龄只不过是你人生的一种计数方式,它什么也代表不了,什么含义也不存在。”

谁有资格定下一个标准?

谁有资格把控这个标准?

谁有资格评判别人?

谁都没有。

没人值得同情。

首页的朋友们,这就是我的观点,不行,咱就双吧。

单方取关也行,正好我也要开始取关了。

《人间烟火》

*80年代au,虽然看不出来

筒子楼里做饭的时候就像一根直通到顶的烟囱,每一个角落都弥散着烟熏火燎的味道。

赵云澜打着喷嚏从楼道里推门进来,不知道是谁家在辣椒炒肉,滋味足得他刚喘一口气,鼻孔都还没撑圆,就一连串阿欠和着马勺的乒乒乓乓,热闹得有些过头了。

“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屋里老书桌的桌板随人起身的动作一声长鸣,赵云澜寻着声音看去,只是那泪眼模糊地还没有描摹出人的影子,一张纸便携风而至,糊在他那马上就要决堤的鼻水上。

“头几天的案子结了,没事就早点回来。”

赵云澜嘟嘟囔囔地说着。

沈教授的手指肚上沾着墨,怕是刚才听到赵云澜的动静便没顾及上自己。赵云澜一边擤鼻涕...

“八爷走的时候,你送了?”

“送了。”

“那时候九门败的败,散的散,躲的躲,你怎么找到他的?”

“八爷心里有数,早前提过一次,没有明说,只不过也就是那一段时日了。”

“其他人呢?”

张日山听着这句放下手中的茶杯,犹豫一刻又重新端起来,他两只眼里不盛喜悲,还没有那茶盏中的水来得有些起伏。看上去也不算凉薄,只是人不似茶,日子走得多了,旁人就算是晃一晃,都难得再起波澜了。

“风雨飘摇。”

张日山垂下眼。

“故人凋零罢了。”

他把畏惧的吻作为垂死挣扎的武器,却不知恶魔因此生出一颗滚烫的心脏。

——磕爆的cp类型之一

就有那么一点不甘心。明明原著那么好,明明演员那么好,明明这个夏天那么好,然而故事却差的十万八千里。

真的恨,恨这样好的故事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影视化出来,原原本本的,不加改动的。

现在的故事是剔其骨削其肉,只留下那三分毛皮佯装出个样子。不是愚也不是力不能及,而是恶,从每一个角落里透出来的恶。

不是不甘心了,就是恨,恨得牙痒。

“人有时是奇怪,聚成团的时候要看个性,分散开一个个了又偏偏要看这笼统罩着的是个什么壳子,好像不给出一个定义,人就不是人了。”

诸葛青显然看出对面的不自在,但他却还是假装随意地又抛过去个话头,非要烫得对方手忙脚乱。

“您说是吧。”

【想看嘴炮青青😔】

只要我爬墙的速度够快,就永远都有粮吃。

“吴邪死了才最麻烦。”

这句话汪家人对黎簇也说过,只是那时候黎簇不明白,从他的角度看来,吴邪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汪家的死对头,如果没有了吴邪,那么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许多。

“对于整个历史进程来看,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必要的。历史的必然性决定了在需要的时间点会出现那个符合时局要求的人物,而我们只不过是车轮底下为之铺路的小小石子而已。”

汪家人说话向来都自带一股装逼的气质,这让黎簇觉得又反感又不明所以,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装出一副觉得他高深莫测的模样。

“你们认为吴邪根本算不上是威胁吗?”

黎簇特意摆出一张十万个为什么的脸,但汪家人显然早就揣测清楚他的想法,扔给他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容。

“老吴...

真香定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

【巍澜】

“最近休息得不好?”沈巍放下手中的笔,这已经是赵云澜打的第四个哈欠了,他眉头微动但神色如常,语气缓缓地问道。

“奥,你说我这个,没大事儿……”赵云澜说着话就又打了第五个,他一边摆手一边张着嘴哈欠,眼角的泪花挤着挤着就攒在那不动,赵云澜吸吸鼻子,拿手胡乱抹了一把,“这不明年想迁新址,就跟上头几位摆局吃了几顿饭,你也知道,酒这东西喝起来没边儿,加上大鱼大肉的我这肠胃就又开始闹令儿……”

赵云澜眼下确实有几分虚青,他的胃病是老毛病,胃药又治标不治本,每次挺过一时赵云澜就转眼把这事抛到脑后,堪称记吃不记打的典型。

沈巍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他摸着抽屉里的纸盒子,思来想去也没听见赵云澜后...

小郭:我觉得楚哥……楚哥挺好的……

楚哥:我觉得楚郭也挺好的。

小郭:???

你看我们青仔,在别人面前都挺有偶像包袱的,怎么一到老王面前就全变成相声包袱了?

昨天写的时候不觉得,今天感觉这也太巍澜了!!

什么是一万年?

我怎么知道。

我就在那里,也不过是一瞬一刹那,你便又向我走来了。

本镇魂女孩,坚强!!!

甘来:

什么叫等?


左脚迈入河中,而右脚还未跟来,河水便已经走了一万年了。

醒酒

黑苏

+

“醒了?”

床上捂着头龇牙咧嘴的年轻人听得到声音却睁不开眼睛,脑袋里嗡嗡的仿佛有一台正在发动的马达,搅得整个颅腔都跟着震荡。

“嗯……”

鼻音浓厚,明明该降下去的尾音却被拉长,七扭八拐地又攀了上去,好像高压锅的气鼻儿一样还变出几个调来。

“嘶……不行,师父我起不来,我头疼背疼胳膊腿儿哪都疼……”

苏万勉勉强强地从床上爬起来意思一下,眼皮子都没睁开,就又重新跌回去。屁股撅着,脸扎在被子里,呼吸声沉重地像老旧的风箱,可能是这姿势有点喘不过气,他哼哼唧唧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势往旁边倒下一滚,咕噜噜把被子裹在身上,苏万使劲喷喷鼻子,又沉呼了一口气。

“起来。”

黑瞎子拿脚...

收到收到!! @陆柒柠檬  太可爱了!啊——发出嚎叫!!!!

以及再次感谢老葵 @Nova ✨ 帮我收快递!!

举手发言想知道自己文中一些很明显的特点是什么?

真的需要知道,不一定是文,日常的段子之类的也可以。

空泛的话咱们就不要讲了啊,一些飘飘喇喇的也别往上堆了,简单一点。

举例:老满同学,我jio得你的文里存在虚假悬念,为悬而悬,看似高深实则装逼失败。

新月

“新月饭店上一盏天灯还是你师哥点的。”

苏万刚放进嘴里的糕点卡在那,他眨眨眼睛,又一口全都吞进去。点心渣粘在嘴角上,苏万捂着嘴一边咀嚼一边若有所思,最后胡乱地抹一把凑到他师父跟前暗搓搓地问道。

“师父你这是暗示我吗?”

黑瞎子哼笑一声,敲着桌面的手停下来,抬起下巴朝底下指指。

“在这说话可得小声点。”

苏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听奴正满脸戒备地看着他们。

【黑苏】

【黑苏】

“水至清则无鱼。”黑瞎子下手在棺内浑浊的水中搅动,翻滚起的絮状物让苏万不自觉屏住呼吸。,“不过这句话放在这里不大贴切。”

黑瞎子的手顿了一下,水面随着他动作的停止也逐渐恢复到平静。棺中水的杂质太多,外加光线不足,苏万很难看清水底的状况,他下意识地抓住黑瞎子的肩膀。

“如果是其他人,现在架在我肩膀上的应该是刀。”黑瞎子语气如常地说道,他不是在跟苏万调侃,而是实切地告诉他,在这种情况下,一把刀的作用要比一双人手大的多。

“师父,就我的反应速度来看,从震惊到举刀到完成心理建设包括吐槽再下刀,至少需要九秒钟的时间。到时候您都不知道让妖怪吃剩几根骨头,再叫大师兄可就真来不及了。”苏万另...

【黑苏】

*黑苏
*民国au

“呸呸呸,这什么鬼东西?”苏万吐着嘴里刚掉进去的渣子,那玩意苦不苦咸不咸,带着一股邪味。不愿再回想,苏万生怕自己真吐出来,紧又朝旁边唾两口,咧着嘴巴打了个激灵。

黑瞎子刚才就在一旁看戏,他也知道那几个人没什么大能耐,充其量是来吓唬吓唬这学生仔。原本以为上次见苏万遇事沉着冷静,是有本事有能耐能正面迎一波,却没想到这小子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撒丫子就跑,稍不留神就钻进胡同根儿里,得亏他追得紧,否则也要叫苏万给甩进沟里。

“不行不行,头晕,那孙子怕不是给我下毒了吧。”苏万捂着脑袋贴墙皮就往地上出溜,黑瞎子一把给他拽住,苏万两只眼睛紧闭,眼球咕噜咕噜地在眼皮里转悠,嘴上还絮絮叨叨地...

【黑苏】《听盅》

*黑苏
*民国au
*设定瞎子视力此时已经受损需要墨镜

《听盅》

黑瞎子向来是不插手马路边腥赌的事,那帮心黑手脏的多是外地人,四方关系又打点得通透,更何况赌博本身就是你情我愿,贪即为本,他也不是什么仁义之人,何苦给自己添霉头。

只是那路边穿着学生制服的身影着实扎眼,往日也不是没有学校的学生来玩,只不过都穿着常服低调行事,如今这个大喇喇把书包抱在怀里,曲腿扬眉催人家赶快开盅,黑瞎子倒是忍不住往前凑了凑。

开局的一听口音就是打紧南边来的,这帮人出千有个规矩,凡是生面孔都让其先赢上两局小码,待到摸透这人的路数,若是手中有些小财的便可大胆行事,若是抠抠缩缩的便趁早赶紧打发走,免得其在这尝到甜头,又...

宝岚

“我答应过徐爷……咳……也答应过你……宝儿姐……”张楚岚把手指缝的血在身上蹭干净,他这话说得有气无力,蹲下去时两条腿都打着颤,几乎右膝一触地就再抬不起, 索性就也把左腿撤着跪下。

他撩起宝儿姐的头发,别了好几次才别到她的耳后,然而又很快地掉下来。他不厌其烦地做着这个动作,直到宝儿姐抓住他冰凉的指尖。

“你答应过我。”

宝儿姐盯着他的眼睛,像一汪水终于有了波澜。

“别死。”

老孟·夏

老孟夏天从来不喷花露水,虫子却是见到他就调头,隔壁那个十几岁的男孩整天盯着老孟的手指头看,时不时还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我真没有麒麟纹身。

老孟擦着额头上的汗,第95次对他说道。

肖哥·夏

肖自在夏天的时候喜欢吃西瓜,切半的瓜抱在手里,走过老城区还掉灰的墙围边,随便寻处地方就吃起来。那时候山上老寺的钟刚敲响第一声,他低头挖着瓜,勺子用得比刀还灵巧,手腕一转就是圆浑的一块,镇得有些凉了,入口的时候牙根跟着颤,只不过嚼着嚼着就全变成红色的汁水顺着喉咙咽下去。

他吃西瓜的时候心很静,大概是因为瓜瓤太甜了,人身上找不到这味道。

【日常喜爱肖哥,躺平.jpg】

也青

【也青】

*发生在《落花轿》前的一个小故事

王也收着王卫国家书的头一个晚上,就猛觉牙花子有股火意在往上窜,这火势汹汹,明明山上粗茶淡饭,可还燎得他满口大泡。果不其然,第二日早就收到北平的来信,王也拆开第一眼就没控制住咬到嘴里的大泡,霎时间眼泪扑簌,吓得人家信差连忙紧说“节哀节哀”。

当然,王老爷子体格健壮得很,写下的字刚劲有力,就是擂得王也一时半会摸不着头脑。

王卫国的家书不长,总结一下只有一件事——叫王也回家结婚。

王道长出家有段时日了,别说是现在,就是离家之前也压根儿没订过亲事,这怎地就突然冒出个谁家闺女,火急火燎地要操办起婚礼?

王也当然大可不此理会,只要他不下这个山,他爹是...

朵儿

“廖叔他总觉得只要活下来就没什么不可能的,像是我也可以和别人接触,我也可以学会和别人交流,我也可以像个普通人那样吃饭睡觉玩乐和悲伤。”

陈朵的两只手撑在椅子上,她卷曲的鬓角此时也终于不再紧贴着皮肤,而是松松垮垮地垂下来。她吹一口气,不是叹气,就那样简单地吹一口,像是要吹走那些看不清的头发丝。

她转过头来笑笑,不是很自然,但天上的月光为她抹去这最后的一道枷锁。

她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可是,已经做不到了啊。”

© | Powered by LOFTER